南京尺子批发交流站

女人有没有被老公滋养,看这个部位就知道!

看大国博弈2018-11-07 12:25:40


第1章 新官上任

那天,部门来了一个新组长,姓徐,我习惯上称呼他老徐,老徐40岁左右的模样,肥颈秃发,一双眼睛比平常人异常的有光焰,概括来描述一下就是:天庭饱满,目光如炬,虎步熊腰,一看就知道是个色狼,据他自己说,他正经钻研过《素女经》,练过"铁枪功",每天坚持七十二搓、三十六提,时不时搞点牛鞭补补,身体素质和业务水平都很强悍。

同时,这厮也是个油子,鬼精鬼精的,由于新上任,所以请我们去附近的一家酒店里吃吃饭,喝喝酒。

饭后他说我们去飚歌吧?

我们这些小喽啰嘴上奉承着:好啊,好啊,那现在就去吧。

刚进入包厢我就有点后悔了,老徐问我:你要什么类型的?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我要什么类型的?

他笑着对我说:你小子还挺会装的呢,今儿个就由哥哥我给你做主啦!

老徐叫过来一个貌似是领班的猥琐男人耳语了几句,那男人神秘的笑了笑就出去了,大约过了五分钟,门被打开,鱼贯而入七八个女孩儿,个个环肥燕瘦,腰细腿长,前突后翘。

我的腰下立马就有了反应……

老徐脸上挂着一副淫荡的笑,对离他最近的我说你先选吧。

我只好硬着头皮选了一个看上去还比较清纯、肉露得不太多的漂亮女孩儿,老徐挑了一个胸部很大的女孩,其她女孩很识趣的就出去了,末了,老徐对陪我的那个女孩说:要好好伺候,不会亏待你的!

女孩很有职业素养的说了一句:放心吧,大哥,包你们满意,她的话挑逗的我想起了那事,那女孩儿先给我倒了杯红酒然后直接坐在我腿上,说:大哥,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娇娇,来,我先敬你一杯,当时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可能是和老徐一块吃饭时,喝酒喝的太多了,就来了一句:就这么喝吗?

那女孩听见我这么一说,狡黠的一笑,很识趣的喝了一口在嘴里,然后把她那鼓鼓的小嘴贴了过来,我感觉到她舌尖伸了出来在我嘴唇上轻轻的舔了一下,我的嘴巴被她张开,接着一股红酒顺着都流进我嘴里,我忍不住去回吻她,但是她迅速的撤离了我的嘴唇,我靠,还懂得欲擒故纵呢。

老徐笑着说:真以为你小子没有来过呢,都这么熟练,说的我一阵脸红。

然后就是一直在唱歌、喝酒,老徐唱了一首张雨生的《大海》,那种驴叫般的鬼哭狼嚎声差点没把我给折磨死,听了他的歌声,我至少少活两年,那声音怎么听怎么像日本片中男主角正在拼命似的。

到最后我实在头晕的厉害,不觉间就有些瞌睡,上下眼皮接吻个不停,那个叫娇娇的女孩也看出来了,说:大哥,是不是瞌睡了?

我点了点头,她淡淡的笑了,说:我让你清醒一下吧,我看了看她,没有吭声,眯着眼靠在沙发上打瞌睡,突然,我感觉自己裤子的拉链被拉开了……

第2章 想搞吗?

我吃了一惊,酒也醒了一半,睁开眼睛看见她正蹲在我的前面,一手扶着我的腰,一手拉着我的裤子的拉链,然后拿那种坏坏的眼神看着我,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那女孩却说:大哥,醒了啊,怎么反应那么大啊,我还没有干什么呢,呵呵。

我有点吃惊的看着她说,你干什么啊?

她说,你说呢,想要吗?

我晕,我想我当时的样子一定是傻极了,像是农民看见了首长一样不知所措,很无奈,很别扭又很激动,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是好。

这时候,老徐说话了,你问的不废话嘛,能不要吗?

抬眼瞅了一下老徐那边,他的表现足可以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要不是我在旁边坐着,估计他吃了那女孩的可能性都有,我能很清楚的看见那厮的爪子在女孩的胸部游走,舌头报霸道的在那女孩的胸部上打圈儿。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头再瞧一眼这个叫娇娇的女孩,还是坏坏的笑,说:我问大哥,让大哥给我亲口说,然后眼睛直勾勾看着我。

被她这种坏坏的眼神一勾,我一时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只是呆呆的盯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很大,很清澈,我甚至能从她黑色的眼珠里面看见我傻兮兮的影子,她穿着也很诱人,完全可以看清侗体的衣裙紧裹的两个东东非常显眼的突出,她把另一只手放在大腿上,靠近了沙发,仿佛故意让我欣赏,我真的僵硬了,正值旺盛的青春期我真得抵不住这种诱惑,浑身热血澎湃。

她的手滑到了我的脖子,我不由的起了层鸡皮疙瘩,我能嗅到她的体香……

"想搞吗?"

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句,平时我遇到的小姐都有点装含蓄,让人欲罢不能,还没见过这么直白的女孩子,看来是刚入行不久啊,我一时有些不习惯,下意识的向沙发后边挪了两步,她的手滑了下去,然而她并没有停止,又跟了上来,还露出迷人的笑,我感觉身上有一团火正在燃烧,前所未有的渴望通过下面传遍我的全身。

她又一次问了我一句:想搞吗?

我点了点头……

她引我走出飚歌城,去了附近的宾馆,交了开房钱。

"大哥,这边请。"那个叫娇娇的女孩引领着我来到了二楼,又上了三楼,楼道悠长,好似走在去鬼门关的路上,我一肚子没醒酒的埋怨:怎么领我走这么长的路呀?

她打开了一扇屋门,按亮电源开关,一屋子的豪华就那样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大哥,您先躺着。"

我没有躺下,而是迫不及待的直奔主题,将嘴凑了上去……

第3章 我,要进去

她用手挡在我将要吻住她的嘴前:"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但请你不要吻我!"

"为什么?我加钱还不行吗?"我有些生气,带着股冲动继续我的动作,一个小姐,客人需要什么你就提供什么服务就是了,哪有这么多讲究?

在这个金钱至上、物欲横流的社会,欲望炙烤着灵魂,一边是道德底线的封锁,一边是物质生活的逼迫,女孩只好选择了简单的平衡,出卖点什么,换回点什么,冲破了心理上的抵抗,再也没有矜持和淑女,选择了出卖自己唯一的筹码,年轻的肉体,换回了红色的人头纸。

我丝毫不掩饰此刻流露出的欲望,轻轻的开始吻着她,用身体顶着她,她的呼吸声逐渐的加重,我丝毫不怀疑她会退缩和迟疑了。我们的身体相互迎合着,我用舌尖添着她光华的皮肤,每一尺每一寸,都小心翼翼的,我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强大了起来。我胆子大一些,把她的手抓过来,让她也抱着我,紧紧的抱住了她。

我的舌尖也凑到她的嘴唇,轻轻的划了进去,一开始,她并未开启,紧咬着牙关,让我游离在牙关之外。我不会泄气的,努力的一点点尝试着进去,她终于把闭合的牙关张开了,我的舌尖缓慢着添着她的舌尖,口腔里甜滋滋的味道更加勾起了我的欲望,她迎合着我,搅动着我的舌。

我的手一刻也不停歇,开始轻轻的把她的衣服往上拉,手已经划到里面,原本就只穿着我的大T恤包裹着一条小内裤,这个时候剥离下来易如反掌。我从她的背后解开她文胸的扣子,似乎能听到吧嗒的一声,我不行,身体已经涨的要撑了出来,我用身体顶住她的,不停的摩擦着。这一刻,寂静的可怕,外面的雨声丝毫不关我们的事情。我的手慢慢地滑到了她的大腿,是那么的光华,仿佛是在抚摩着一层奶脂,大腿的内侧,柔软,且微微的有些热气。

她象小豹子一样,开始抓着我的后背,不停地享受着我对她的抚慰,喃喃的呻吟声,此刻更唤醒了我这个猎手,我要征服她。

迫不及待的,我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也把她的T恤和文胸扒了下来,借着夜色,一对双峰展露了在我面前,雪白丰满,就算她躺在那,也丝毫不遮盖它那水蜜桃般的可爱。我的双手慢慢落在上面,感觉很柔滑很有弹性,嘴唇凑到了她的胸前,含住她的RT,轻轻的,轻轻的,添着,吸着。

没添吸一次,能从她嘴里清晰的听到啊的呻吟声,继续着,我把她的小裤裤褪下,用脚推到了她的脚底。

我的手抚摩着下去,柔软的毛发,很服帖的长在那微鼓去小山坡上,她的身体不停地在挣扎着,且又不听使唤着迎合着我的手,我的手继续往下,是一道细微的小沟壑,顺着往里一摸,一股冒着热气的很潮湿的感觉,从我的手指传到了我脑部,我,要进去。

第4章 痛

我迅速的褪下我的内裤,用手扶着小家伙,在她的沟前摩擦着,她闭着眼,享受着这一刻。

沟壑之间,潮湿得仿佛正渗出水,我让小家伙上下不停的摩擦了片刻,停在了门口。不需要费多大功夫,我的身体进入了她的身体,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她微微战抖了一下,一股暖暖的感觉,从身体内侧传上来,似乎在紧紧的咬着我。

我不着急着,我想感受一下这种被包围的感觉,可是她似乎比我还急,用手推着着我的身体,我开始缓慢着抽动着。

每插入一次,她沙哑且有磁性的呻吟就迸发一次,我试图引领着她朝着我的节奏走,我不希望那三秒种的快感来的这么快。我不知道这个女子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当我进去她身体的这一刻,我就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她了。所以我要感受不一样的风情,要就一次吃个饱。

我变化着姿势,把她抱了起来,她的腿盘在了我腰部,我用手支撑着她,看着她。我吻着她的眼睛,鼻翼,嘴唇,身体一刻不停的在晃动着,她开始主动的上下抽插起来了。我希望用力些,使劲得让撞击来的更猛烈,她的叫声也越发的大。

我轻咬着她的RT,让她能有稍微的疼痛,让她叫的更大声,让我更想着使劲顶着她。

很明显着,她的脸上潮红,能有发烧的感觉,我明白,这种女子起码是好久没做过了,或者是高潮出来,才会出先这种症状。我把她的双腿张开,我要不受任何阻挡的,我要听到摩擦时候发出的那种声响,我知道,那样,我会发狂的。

使劲,我想完全的进去,想把自己整个人缩下了,顶进去。

她的体液已经渗到了我的根部,浑身都是汗,伴随着各自的呻吟声,我们都不希望这么快停下来。

"使劲,快点,使劲。"她在哀求着我,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使劲了,我已经是在麻木的迎合着她,我也想,我也想最后的迸发早点来临,我也想,完全的倾洒进她的身体。

速度越来越快,这种姿势没办法让我完全的挥洒,我把她转过身来,让她背对着我,我从背后插入。

搂着她的小蛮腰,她的背影象一蹲大理石塑像,洁白光洁,身体的曲线在夜光下,居然让我有种暴力的感觉。我知道我使劲的顶进去,她会痛,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很使劲的往里顶。

"痛,轻点,"她在跟我着求饶,可是我知道只有这样,我才会很舒服,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看着她痛苦的叫声,我的心不由软了下来,又开始轻轻的抽擦着。

有种想爆发的感觉了,感觉来了,这种感觉会让我的脑袋一片空白,这种感觉会让我山崩地裂,我按住她的臀部,抓住她的肌肤,不时用手摸着她的深处,她身体的深处,粉红的那么鲜艳,几根绒毛骄傲的立在那,粘满了体液,更激发了我的速度,我加快了,我知道她疼,不敢再使那么的劲了。

浑身的热量开始聚集到我的小家伙,我知道我要迸发了,我能感觉到我的叫声也开始嘶哑,现在的她,就想一只小兔子一下,在我的身上被我撕裂,被我蹂躏,脑袋里面一片的空白,全身开始不听使唤了,机械的抽擦着。

一股热流,从身体的底处,仿佛火山爆发一样,汹涌的喷了出来,滚烫滚烫的涌入了她的身体,她的身体战抖的,顷刻间趴了下来,我跟着伏在了她的身上,抓住她的两只手,十指交叉,喘着粗气。

小家伙软了下来,混合的液体,划了出来,冷冰冰的,湿漉漉的,也跟着趴在了她的股沟之间。

快感过后的温暖,在疲惫中逐渐消去,欲望也在喷射中离去。

我转过身来,跟娇娇平行躺住,她依旧趴在那里,把脸转向了我。

一切归于做爱前的状态,只不过身上少了几件衣服。

没有矜持,没有做作。

第5章 约见女网友

走出ktv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我一个人漫无目的走在空旷的大路上,任凭雨水的冲刷,走了很久,到宿舍的时候已经两点多了,而我浑身也已经湿透。

第二天是休息天,我睡到中午十二点钟才起床,昨天晚上被雨淋了,起床后头痛、发烧、流鼻涕,CCTV里白加黑广告的所有症状都在我身上应验,踉踉跄跄下楼去药店买了一盒白加黑,准备回来继续睡觉,这个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是阿基打过来的,阿基是我的老乡,我们两个一块儿来到这里闯荡。

我有气无力的接听了电话:"喂……"

"我靠!声音听着怎么这么虚呀?你这败类昨天晚上肯定又去嫖娼了!"阿基在那边阴里阴气的说。

"嫖你个头哇!老子昨天晚上被雨淋了。"我说

"噢……原来如此哦,那你不碍事吧?"他貌似很关切的问我,我想,这厮今天肯定有事情要求我帮忙。"有什么事情找我帮忙的就直说吧,别假惺惺的绕圈子。"我说

"汗~~你怎么知道我有事情?"阿基问。"你翘翘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把不住你的脉我就不当兽医。"

"你去死!喂,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有一个女网友要过来和我见面,她是我在交友网上认识的,长的还不错,身材也还好,你看能不能出来陪陪客?"

听他说完,我心里惊呼一声:我的天,这是哪家的姑娘又要遭殃了呀。我就嘟囔了一句,晚上有时间是有时间,不过……老子可不想去助纣为虐。

"哪里哪里,你先听我说,我和这个女孩视频过,长的那叫一个温柔可爱,楚楚动人,闭月羞花,沉鱼落雁,金相玉质,冰清玉洁,只不过这妮子一个人不敢出来,非要硬拉上一个姐妹,我想……"把我恶心的不等他说完,就抢先道:"你想让我把另一个女孩领走,然后让你们好事成双,对吧?"

阿基在那边狡黠一笑:"呵呵,看来还是知我者,还是哥们也。"

我臊他说:"日你姥姥,不干!人家看你生得一副色狼嘴脸,对你就不放心,所以故意带了一个姐妹出来,专门防着你呢,我可不去趟这洼浑水"

"大哥,我求求你了,就帮兄弟这一个忙,兄弟记着你的好了,啊……记住呀,别忘了,晚上我在市中心零度酒吧等你,啊,我先挂了,啊!"

"喂,喂喂!"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在那边就挂断了电话,妈的,我当即在心里强烈的问候了一下他的祖宗,说归说,骂归骂,晚上还是要去的,我在这里就和阿基最好了,据说人与人之间有四种关系最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赃,一起嫖过娼,扳着指头数一数,最铁的这四种关系就被我俩给包揽完了,兄弟有"难",我不去谁去?

这种事情我以前也干过不少,最著名的一场战役就是,在学校的时候,阿基追求一个女孩子,圣诞节时,请那女孩子出来吃肯德基,那女孩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拉着全寝室的姐妹就出来了,我被迫一个人负担起将其她七个女孩子带走的任务,最后花光了我一个月的生活费,这事的给我留下的后遗症到现在还没有好:从那以后,我最害怕阿基泡妞时叫上我了。

零度酒吧门口站着六个穿着金色旗袍的女迎宾员,腰肢纤细无比,个个都出落得水灵灵的,左边的淡妆如无暇美玉,右边的浓抹如花苑窈窕。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