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尺子批发交流站

这个65岁中国农民的高粱秆,不仅被当国礼送给日本,还惊动了联合国

WiFi万能钥匙2018-11-20 17:32:48

本文已获得作者授权

来自微信公众号:匠心之城

微信公众号ID:jxzc681


中国一绝,

世界无二。


高粱秆


眼前这个憨笑的大爷,

徐艳丰,

是个一辈子没上过学的农民。

他却把儿时的一项爱好,

发展成“中国一绝,世界无二”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虽然祖上13代都是木匠,

不过年轻时的他

好像对木工不感兴趣,

反而盯上了蝈蝈笼。




11岁那年他和几个伙伴一起上山打竹材,看到老大爷编的一个蝈蝈笼便走不动了,老大爷看他痴痴地盯着,像入了迷般久久不愿离去,便干脆把蝈蝈笼送给了他。


得到这一玩具的他可是异常惊喜,白天黑夜废寝忘食地就盯着他的蝈蝈笼,不过让他着迷的不是蝈蝈,而是那个编织精美的笼子!




他反复研究,

想着自己能不能做一个?

结果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做出来的,

拿在手里一摇就散了架···


这出师不利并没让他灰心,

反而激起了他的好奇,

他再照着蝈蝈笼仔细地对比、剪秆、挖槽,

很快就成功地做出了一个,

并把他送给了老大爷。




简单地模仿复制,

并不能让这个少年满足,

很快他做出了2个连排的蝈蝈笼,

最多时15个蝈蝈笼有序地编织在一起,

各自独立又异常别致。


如果说做蝈蝈笼只是让他练手,

那他后面的作品则一个比一个

让人震惊。




年仅12岁,

他就做出了一盏精美绝伦的走马灯




14岁他第一次在电影里看到天安门,

这一恢弘雄伟的建筑震撼了他的心灵,

他幻想着如果用高粱秆做个天安门,

会是怎样一番场景···




无奈他只在电影中看到一眼,

却没有任何图纸,

后来他在姥姥家发现的一幅年画

让他欣喜不已,

因为那上面画的正是天安门。


他问姥姥要这幅年画,

姥姥问他要去做什么,

他说要照着做个天安门,

大人听了都哈哈大笑,

以为孩子是喜欢画纸而随口扯的慌···




谁也没有在意这个小孩的梦想,

然而他却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小屋里,

经常忘记了吃喝睡觉,

村里人都笑话他是个疯子,

父母也觉得这孩子怎么不务正业···


3年零7个月后,

用了70多万节高粱,

长2米,宽1米,高2尺7,

城墙、城楼、配楼等等一应俱全,

门窗全部能自如开合的天安门模型

出现在了人们面前。



但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中,

他的作品一直未得到正式认可,

甚至随着岁月的变迁,

一度沦为鸟窝。



直到1982年,日本长野县与河北省进行文化交流,他的天安门模型因为雄壮精美又具有政治寓意,被选中作为国礼赠给了日本。




这一送可不要紧,

他的作品在海外展出时引发轰动,

甚至徐艳丰本人也被邀请到日本

进行文化交流。




这一下让他成为名人,不过他仍旧背负着相当大的压力,甚至吃不好饭,睡不好觉,精神状态一度很差,因为他回想起的是家人的不理解和村民的嘲讽···




这个从没学过

物理学、建筑学、几何的汉子

只能更加“变态”地要求自己。


每件大型作品都要耗费几十万节高粱秆,

都要打磨至少二三年,

而更让人吃惊的是他的建筑,

所有的接口均不用钉子、胶水、合页固定,

而仅仅靠传统的榫卯咬合固定。




这样出来的建筑结构,

不仅异常稳固而且开合自如,

用游标卡尺测量的每根高粱秆茎,

误差更是低于0.3毫米。




被中国美术馆收藏的《故宫角楼》,

专家鉴定至少能保存500年,

而说到这就不能不提及徐艳丰的

另一项发明——铁秆高粱。




村里以前种的高粱比较脆,中间有空心,稍一用力就断了,而不识字的徐艳丰却经过两年的试验,将东北和华北的高粱杂交授粉,培育出了结实又不失韧性的铁秆高粱。




50多年如一日的精心创作,他才制作出80余件作品,不过每一件都带让人惊艳不已,除了《天安门》被作为国礼送出,《佛香阁》《故宫角楼》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他的《黄鹤楼》也在加拿大参展获奖。





澳大利亚、西班牙、法国、英国等国际友人与海外侨胞争相收藏他的作品。





他精妙绝伦的高丽扎刻被国内外专家誉为“东方构成学的典范”,“堪称中国一绝,世界无二”。


2007年,他创立的“永清扎刻”还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他本人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民间艺术家”的称号。




而这一切都无法弥补他至今的缺憾,

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

他怀着极大的热情想献上自己的祝福,

创作一件《天安门全景》。




不过50多年精益求精的扎刻下来,

他积劳成疾,没能承受住病魔的打击,

检查出尿毒症晚期,

随后又遭遇车祸,

在多方的帮助下经历了两次换肾,

才把生命延续至今。




病后身体不允许他再进行艺术制作,

《天安门全景》也至今未完成,

不过更让他痛心的是这门技艺

面临严峻的传承问题。




因为学习周期长,难度又大,

而完成一件作品又要耗费巨大的精力,

几乎没有人学习这门技艺,

也曾有人信誓旦旦的前来学习,

不过最久的也就学了4个月而已。



他的女儿看不过父亲伤心,接过了艰巨的使命,儿子徐健也在高考后放弃了已把他录取的医学院,从19岁就开始跟随父亲学习技艺。


到目前为止也仅有他一家三人掌握这一门技艺,而徐艳丰因为身体原因已不能扎刻。




非物质文化遗产

是一个国家、民族巨大的财富,

“保护它的最好办法,

就是让其传承下去。”


- END -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