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尺子批发交流站

【外地作家写澜沧】还想去那个叫澜沧的地方

相思令2019-01-11 00:56:09

还想去那个叫澜沧的地方

   作者:

李启邪

135



      李启邪:身份证名李启学,常用笔名旗写、旗写大风,哈尼族,云南省江城县人。著有长篇小说《边地尘烟》、《原地奔逃》、小说集《来世再说吧》、散文集《站在一脚踏三国的地方》等5本。文学作品曾获1997年度“边疆文学奖”等奖项、入选“中国诗库2007卷”、《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培训班第8期学员。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云南摄影家协会会员。




135






 可以说我知道澜沧就是从多依果开始的。在思茅师专读书时一个爱歌的女生送给我多依果干,特别好吃。


 


说到澜沧得先从一种叫多依果的热带野果说起。

可以说我知道澜沧就是从多依果开始的。在思茅师专读书时一个爱歌的女生送给我多依果干,特别好吃。这种山上的野果江城也很多,但我从小吃的是天然的鲜果,酸而涩,从来没有吃过多依果制成的果蒲。1986年我们历史系的部分学生到西盟县作田野调查,在勐海县勐遮乡住一夜后途经澜沧,在车站第一次见到犹如小苹果一样大小的澜沧多依果,忍俊不禁买了几个品尝,又酸又甜,口嘴生津,给我留下了非常难忘的印象。想不到澜沧的多依果竟然会如此可口。


    第二次到澜沧是在2003年,作为江城县祝贺团成员参加澜沧50周年县庆。除了感受规模宏大的千人芦笙舞外,我还想领略一下念念不忘的多依果。我让朋友引领着到邮政局门口舂了一大碗加菜叶的多依果,因为加多了辣椒,几个人你一箸我一口吃得吸吸哈哈,涕泪俱下,被迫买冷镇矿泉水缓解。至今印象很深。后来我又多次到过澜沧,每次都免不了要去品尝多依果。
澜沧


今年十一月参加云南省作协组织的绿三角大型采风活动,我带着北京BJ80越野车,同坐的还有作家雷杰龙和诗人祝立根。过澜沧江后我特地停留在糯扎渡镇路边的土特产店,让店主舂了一碗多依果加白芋杆,我告诉新认识的朋友祝立根说:“来澜沧一定要品尝一下当地的多依果,否则会留遗憾。”但这个刚获得“刘伯温诗歌奖”提名奖的老弟是个烟鬼,一下车就忙着抽烟,竟然说不爱吃酸东西。我勉强他说:“我请你吃你就得吃一点,诗人也需要体验生活,回去才好说在糯扎渡吃过澜沧的酸多依了。”老朋友雷杰龙曾在思茅师专工作过八年,熟知普洱,他哈哈大笑说:“启邪以前也写诗,出过诗集,既然老诗人请新诗人,立根你怕推脱不得。”祝立根便丢掉烟头品尝起来,末了弱弱地说了一句:“还不错,就是有点辣了。”



许多人是从电影《芦笙恋歌》主题曲“婚誓”认识澜沧的,但我出生在文革动乱年代,交通和通讯都十分落后,加之缺少音乐细胞,直到高中时代都不会唱一首完整的歌曲,又咋会知道这首如今耳熟能详的经典歌曲呢。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到思茅师专读书时,来自澜沧的那位女同学在一次文艺晚会上演唱这首经典老歌的优美旋律歌时才知道我们普洱我们澜沧也生产有如此好听的歌曲。许多年轻人和我一样没有看过《芦笙恋歌》,但对里面的主题歌却耳熟能详,甚至可以唱上几句:“阿哥阿妹情意长,好像那流水日夜响,流水也会有时尽,阿哥永远在我身旁……”。其实这部反映全国唯一拉祜族自治县澜沧的电影是从彭荆风写的小说《当芦笙响起的时候》改编过来的。这次来澜沧参加活动,早上在县政府开完省作协的年会后,来宾统一乘坐大巴到惠民镇景迈大平掌看大茶树林,并参加了“全省百名作家助力景迈申遗”的签名仪式。我在这里见到了一起来参加活动的著名老作家彭荆风。走在大茶树下的弹石路上,彭老给我讲上世纪50年代初他从昆明军区来到澜沧扛着枪支深入村寨体验生活的往事。1953年他写成了七千多字的短篇小说《当芦笙响起的时候》,发表在《西南文艺》。1957年因为要拍成电影,他又和其他同志将小说加工提炼,改编成电影剧本《芦笙恋歌》。可以说没有生活体验就没有这篇小说,就不会有后来的这部电影。可见生活体验对一个作家而言是多么重要。没有生活体验,没有生活积累,文学创作就可能成为无米之炊。这也是89岁的彭老为什么要头顶烈日全程参加完采风活动的原因。彭老对文学的挚爱和对创作的严谨令我等小辈汗颜。



Love

关于澜沧



   在大平掌参观茶树期间,解说员会让大家寻找寄生在茶树上的名叫螃蟹脚的药草。螃蟹脚倒是没有找到,但我在一棵多依果树下捡了两个品质一般且有虫洞的小多依果给丽江文联来的小尹和小和:“不尝过多依果就不算来过澜沧”。小尹是我参加云南省首届长篇小说培训班时的同学,身材高挑的小和是新认识的美女。两位美女听我这么说便不好拒绝了,但尝了一口就连连说涩死了。我问:“对澜沧的多依果有记忆了吧?”两人连说有了。我哈哈大笑说:“就对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站在旁边抽烟的祝立根却偷偷闷笑。

    

诗人祝立根与达保拉祜人民



我爬上路边的大石头坐着抽烟。灿烂温暖的阳光洒我身上,白云在树顶飘荡。记得20153月,全市文化工作会在澜沧召开。会议安排的参观路线和这次采风路线并无两样。从景迈山大平掌老茶树林到翁基,再到老达保观看文艺演出。我们四个边疆县的局长都曾在清华大学培训过,同学相聚话题更多。晚上喝酒时他们要求我现场作诗,我乘着酒兴豪情满怀,口占了一首打油诗“春上景迈”,后来根据手机视频我整理下来了:阳春三月,景迈山上。草木葱翠,鸟鸣林间。风穿叶隙,云荡蓝天。古茶吐新,如织游人。芦笙丝丝,吉他声声。快乐拉祜,舍不得你。轻车归去,盈耳歌声

翁基也是来澜沧必去的地方。每次去翁基老寨我都会去看一眼那棵千年古柏是否还活着。第一次见到古柏是在201010月,我跟随江城县考察团到澜沧考察景迈山旅游区建设情况,在澜沧县长的带领下来到翁基寨目睹了这棵古柏。见到古柏的第一眼,我惊诧不已。柏树是生命力相当长的植物,长得却非常缓慢。按江城彝族的习惯,一个群体搬迁到一个新居点时会把带来的柏树苗栽种,这样第三四代人就可享受祖宗留下的木材了,一般是做棺材。所以看一个寨子是否古老你必须去看这个寨子的柏树有多大。翁基的这棵古柏需要十多人才能围拢过来,是我见过的最大的古柏。我估计也是中国最大的一棵。布朗族居住在这里的历史从这一棵古柏便能窥见一斑。


除了关注古柏外我每次都会在停车场下的翁基茶室品尝一下景迈乔木茶,顺便洗涤一下浮躁。澜沧景迈的乔木茶是相当出名的,所以每次上景迈山我都会寻找机会品尝一下。那次澜沧县长带着我去参观了柏联集团茶庄,在茶庄喝到了上好的乔木茶。一杯好茶让我一整天都会心情舒畅。我记得那次县长还带我们去温泉煮鸡蛋,我因患有胆囊炎长期不吃鸡蛋和鱼,但喝了好茶后身心俱欢,竟然吃了一个鸡蛋。这次来景迈山到翁基寨子,我又避开喧闹的人群走进茶室,让身着布朗族服装的小姑娘倒了杯茶,一边品尝一边遥望群山。悠然自得之余想起几年前曾在景迈山品茶时写过的一首诗,这首“春上景迈山”后在景迈山申遗时被收进诗集《圣地景迈》一书中。

三月的桃花开成妩媚

情人跟着马蹄声远去  花枝招展

矫情撕碎城市辉煌的灯火

也浇灭石头燃起的尘心

春情萌动的白云  寸步未动

故事演变成一团乱麻


皮肤的汗毛  感受到春回大地的气息

失聪的耳朵也听到蚂蚁匆忙的脚步

但眼睛不敢看生存的这个世界

余世浮生  鼾声如雷

却忘记了如何做梦


不会再重拥入杯

与情人接吻的嘴唇

和舌尖上的词语  也不再需要

我只是洗净双手  选择一泡金色景迈

岁月从此可长可短  沧桑全无



澜沧,一个梦一样的地方


告别翁基后到了酒井乡勐根村的老达保寨子看拉祜族文艺表演时。与前几次不同的是竟然有一群小孩子参加表演,甚至还有他们单独的一个节目。这群孩子小的只有两三岁,连走路都还有些踉跄。至于他们表演水平是否高低,此时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民族文化的传承有了后来者。这一点很让人欣慰。我们还遇到了慕名而来的台湾艺人,身着奇异服装的这些台湾少数民族也乘兴表演了几个节目,让我们在感受澜沧拉祜族歌舞的同时也领略了海峡两岸一家亲的氛围。

晚上,澜沧一中写小说的周志兄弟来宾馆约我喝酒。在我的印象中每次来澜沧都离不开喝酒。澜沧人时兴喝农民生产的自烤酒,大约50多度,一大口下去能辣到脚后跟。十年前我到市局开会打电话给一位朋友,他说在景迈指挥部,强烈要求我到景迈看他。当时澜沧正在热火朝天的建设景迈茶山,我朋友被抽到指挥部负责工程建设。我们从勐海县穿越而过,直上景迈。朋友见我真的远道而来,甚为高兴,免不了捧出澜沧土酒甩开膀子大喝。正在酣畅淋漓之时接到县领导的电话说回江城参加一个重要的规划会议,我只得向朋友告退。但朋友非常不满意,说如果要走,必须自干一大杯才行。那杯子大啊,大概四两左右。命令在肩,我只得咬咬牙一口干掉杯中的自烤酒连夜惜别,结果醉到江城才醒过来。



四年前市委宣传部和文产办在澜沧召开文产工作会,参观了农村文化产业搞得好的酒井乡老达保和糯福乡南段村龙竹蓬两个寨子。回来后,作为东道主澜沧局的负责同志把大家安排在驿风茶庄喝茶,说是喝茶,其实是在拼酒。那天我在龙竹蓬寨子被迎宾的小姑娘敬了两杯竹筒酒,一路上晕乎乎的。晚上喝酒我就已经没有了底气。结果我喝得浑浑噩噩找不到回去的路。后来澜沧局的小周看我大醉便将我架去一家洗脚店洗脚按摩,再给我拔火灌,让我清醒起来后才送我回去睡觉。

200749日,我参加江城党政代表团来澜沧过“阿朋阿龙尼”(葫芦节),顺便参加了景成千年万亩古茶园“中国民间旅游文化示范区”揭牌仪式。晚上几个澜沧的朋友来约喝自烤酒,还找来民间艺人献歌,一来二去,喝得我像螃蟹一样只会横着走路。巧的是20134月我又参加江城党政代表团来澜沧过50周年县庆和葫芦节,晚上澜沧的朋友同样带我们到驿风茶馆喝自烤酒,同样喝得像死狗一样,不知道是如何回到宾馆的。

    这次采风活动,我刚到澜沧的当晚,在澜沧民中教书的同学从微信上得知我到来,12点还把我约出去喝了一顿,好在没有大醉。


我曾在江城一中教书十二年,又以写小说为主要创作方向,与周志兄弟虽然交往不多,但有许多共同的话题。既然如此,我便约上同住的昌宁文友同去。在大堂遇到省作协副主席范稳老师,他也正准备去喝酒,要求我开越野车一同前往。但我已经应约,便将车钥匙交出,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开车前去。范稳老师听说我也是去喝酒,也就不再勉强我。

周志在他家附近的烧烤店摆了一大桌,还烧了一条四五斤重的鲤鱼,说是从澜沧江打来的。我因患胆囊炎长期不敢吃鱼,长此以往就不爱吃鱼了。难得周志有这份好心,勉强吃了一点,味道却是相当鲜美。其实澜沧江的鱼最好吃的是摆鱼。记得20134月我们从澜沧回思茅,在澜沧江边一个小村吃特有的摆鱼。摆鱼外呈银色,犹如刀鱼,其肉质特别鲜嫩。患胆囊炎的我都开怀猛吃两指宽的油炸摆鱼,吃到想吐才罢休。其他人猛吃清水煮摆鱼。还特地点了一条十多斤的大摆鱼红烧,可惜我吃多了油炸摆鱼,再也无法吃了这条大摆鱼了,以至回去的路上都还在后悔。

周志还抱出他泡的一坛土酒,一定要大家一醉方休。大理的李智红是散文名家,作品数不胜数,还特别能谈。这晚上我看他酒喝得不多,话却说得比主持人多。李达伟是我在鲁迅文学院民八班时的同学,像我一样在乡镇参加脱贫攻坚。这次和彭荆风、雷杰龙、祝立根、吕冀一起获得省作协的创作奖,在晚餐时他们五人一起去各桌敬酒,已经喝高了。我们同意他意思一下即可。但是周志叫来了两个漂亮美女,还介绍说是文学青年后,李达伟竟然来了酒兴,不仅频频举杯敬酒,还要来了两个美女的电话和微信。美女助酒啊。想不到这两个美女却是大酒量,原本喝高了的李达伟在美女面前迅速败下阵了。要知道花酒人人都能喝,但并非人人能撑得住酒精的重击。

    等喝干那大坛酒走出烧烤店,我和李达伟都已经东倒西歪了。

135



采茶姑娘sky

 

每次去澜沧我都会去吃多依果,却总觉得吃不够,每每回想起来都会垂涎三尺。每次去澜沧我都会和朋友一起喝土酒,喝得晕头转向,经常发誓说到澜沧不再酒醉,但结果每次都大醉而归。但我还是想去澜沧,不管它是不是欢迎我,反正我是爱上这个地方了。正如一首歌唱的那样:“你不爱我,我爱你,让我们一起干酒醉。”

                

(注: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我还是想去澜沧,不管它是不是欢迎我,反正我是爱上这个地方了。”


正如一首歌唱的那样:“你不爱我,我爱你,让我们一起干酒醉。”





敬请关注

相思令文学平台

身边人的文字

普通人的情感

                    投稿邮箱:46765905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