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尺子批发交流站

小说|“扪查乳房应该让我举起手臂啊”

南在南方me2018-11-07 13:18:07

一年好景君须记,点击蓝字关注我

1

叶桑依次拥抱过来,王小吉张开双臂,可她转过身走了,这样就把他晾着了,于是他自己幽了一默,用诗朗诵一样的声音说,啊,我想要拥抱整个世界……在朋友的哄笑中他跑了两步追上叶桑,人人都知道他喜欢她,可她对他,一会儿是海水,一会儿是火焰。

叶桑一个急停,他差点给撞上了。叶桑说,跟着干嘛?他说,你是磁铁,我是铁粉,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叶桑说,别整的像是嘴上挂一条鱼似的,说的倒是新鲜,可是腥。他说,那我回头把鱼鳞给刮了。她脸上有了朴素的笑。于是他伸手去挽她的胳膊,她一巴掌打了回去,然后她挽住了他,她说,你装什么小鸟依人呢?

让她这么一挽,他立刻雄纠纠气昂昂了,她俯在他耳边说,小人得志,于是他的步子一下又慌乱了。

从他第一次看见她,就知道她是毒,那一刻他就对了服毒的决心,他想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第一次见她,在父亲的诊所里,父亲是个小有名气的中医。那是个周末,太阳很好,父亲要他把黄姜柴胡白芍晒晒,他蹲那里摆药匣子,他听见一个声音说,好香。他拧过头,看见长腿,和一张稍稍苍白的脸,和很黑的眼圈。他听见自己某个骨节响了一下,他想这回完了。

她是来看病的,失眠。

他父亲把脉,说是虚寒,开了方子,正要抓,被他接了过去,他想着平静,却不想还是让小秤砣滑了下去砸在脚上,虽然忙乱,药还是一样一样抓齐了,并包了起来。她说,怎么熬呢?

他立马捧了一个呆头呆脑的罐子给她,她接了过来,还是有些茫然,他说,要不,就放在这里,我们可以代熬的。她浅笑说,我好像在哪见过你?他说,不一定。分明的词不达意。

约好了下午取药,她摇摆着走了,而他还在出神。父亲看着他笑了说,你看你那点儿出息!

熬药时,他不止一次地想这个明亮的中午,他仰视她的情景,他想他完全有能力做个爱情的侍者,他设计着再次相见的对白,可她却没有按时来取药,他得回校,虽说就在马路斜对面的医科大学,可相遇就是一个片刻,这让他很难过。

其实,就在去学校不久,她就来了。父亲告诉他。他重重地叹息一声,父亲又笑了。父亲说,无缘对面不相逢。他说,不一定。

的确不一定,几个星期之后,他再一次遇到她,只不过,这次她是个正在发作的病人。 

2

王小吉读五年制课程,从大四开始实习课就多了起来,这次王小吉他们没有像以前那样围着观摩,而是分组坐诊,他刚刚处理完一个年轻的患者,他拄着拐杖费力拖着右腿,自述高血压引发过脑中风。奇怪的是他的血压非常很正常,给他量血压时,他说别充气太多高压时间过长,那样容易让他的角尺神经受损……

更奇怪的事情接着发生了,一个女子披头散发捂着肚子直喊着疼死了进来了。王小吉问她怎么了,她抬起头说肚子疼,这一抬头,都愣了一下,这个过程一闪而过,她的呻吟声更大了。他要她躺下来,按她的肚子,因为肚子这个说法太宽泛了,他得确定具体位置。他按一下,她的身子弹一下喊疼,这让他不能确定,直到他按在她的右小腹,她一把抓住他的手说就这里。

他给她写病历,问姓名,说叫叶桑,他的嘴角动了一下,心说这名字真好。他说有可能是阑尾炎,得做个X光确诊一下。

她忽然微笑了,脸上的疼痛一下消失得干干净净。她说,你的实习课成功了。他奇怪地看着她,你是?她依然笑着,我是个模拟病人,幸亏你没说我胃穿孔。

他跟着也笑了,问她有何指教?她说,都挺好,如果指压力度小点病人感觉会轻松些。

说完她准备离开了,因为她还有课目。他说,那汤药管用不?她说,说不准的。

这次别开生面的实习课让同学们津津乐道,都没有想到传说中的模拟病人会出现在他们大学。叶桑一下成焦点人物,这个说叶桑目光呆滞,木然地坐在沙发上,对眼前的一切视若无睹,对她说话像是对牛弹琴……那个说她走进门来,说是胸口发闷,说她的丰满,让他噪子发干……

王小吉咧着嘴笑,笑到中途像是鱼咬了钩那样,心猛地往起一提,他想,叶桑为什么要做摸拟病人呢?他想模拟痛苦这个过程肯定是不快乐的。

从那天起,他隔三差五会遇见叶桑,其实不是遇,是他处处留心。前几次他们点头微笑,第四次遇到她时,他说,不如说说话吧?她看了他一眼,他以为她会拒绝,结果她说,好呀。

就在长椅上坐了下来,他说了他的疑问。她笑笑说,其实没什么,她接受过三个月的训练,除了学医学知识之外,还到到医院观察真正病人的表情动作,还有呻吟声……还看一些跟疾病相关的电影,像《爱德华大夫》啊《沉默的羔羊》啊什么的……

他笑说,那会不会模拟出病来啊?她怔了怔说,每个人其实都有病的啊。他壮个胆子说,是的,我都病了。他迎着她的目光说,自看见的第一眼,就想着我完了。她笑出了声说,你是说秤砣砸了脚?他说,不仅仅是这个,我跟你熬完药,那些药渣倒在地上,我踩了踩。她好奇地说,为什么要踩呢?他说,听老辈人说,这样可以把病带到自己身上。她沉默了好久,她说,真傻。

3

王小吉约叶桑一起游东湖,一条船,剩下的就是湖面和他们。他跟她背《汤头歌》:柴胡达原槟朴果,更加芩草枳壳和;青皮桔梗荷叶柄,豁痰宽胸截疟疴……

她笑眯眯的掬水,她说,我不会汤头歌,我唱个歌吧,说是唱,其实只是哼,哼的是一首不知名的小调。他说好听。她说,就是不好听,也是好听的啊。90%的猫都叫咪咪,100%的心思都在眼睛里。他低下头,她明白他的心思。

可是她有男友,她青梅竹马的黎小明。她说他们的童年一起度过,初中也是一起度过,接着她上职业高中,学做面点,他呢上高中,再上大学。她跟着他一起从小城来到这里,本来想开家面包房的。

可是王小吉还是说了喜欢。

有时候喜欢并不能即时得到回应,就像王小吉向叶桑表白。他说,我喜欢你。她说,那是你的事情。他壮着胆子问她,那你呢?她说,我喜欢别人呢。回得干脆利落。他说,我等你的回眸。她笑说,只怕物是人非。

那时她喜欢黎小明,当然黎小明也喜欢她,王小吉看上去像个第三者,其实不是,他是个暗恋者,这一点他做得很好,静悄悄的,甚至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他不觉得委屈。

他像个特工一样的跟踪过她,一直跟到电影院,黎小明在电影院做美工,一个头发很长,个子很高,单眼皮的男子。她和黎小明坐在那里,他就在他们的身后,他们的手相互搭在肩上,偶尔隔着椅子的扶手亲吻,那时,他会闭上眼睛,不自觉地运动喉结。他觉得这有点可耻,可是他却没有办法。那么一厢情愿地喜欢。

她的快乐在脸上,忧伤也在脸上。她的忧伤在他大五上半学期格外明显,他问她怎么了,她只是说没事,没事。

他没有着有一天她要他陪她去看黎小明,她跟黎小明说,这是王小吉。黎小明和他握完手,从桌子上拿出两张电影票给她,说还有事忙,让他们去看电影。

那刻,王小吉有种奇怪的感觉,他看叶桑,叶桑拉着他的手,笑盈盈地跟黎小明说,那去看了啊。

电影,王小吉早看过了,他的心思不在电影上,他有些忐忑,感觉他像是一个道具,用余光看叶桑,却是看得泪光闪闪。他从衣袋里找纸巾,没找着,她突然将脸贴在他的肩上,来来回回抹眼泪,他坐得很端正,心却乱如麻,他很想把她揽在怀里,可他什么也没有做,他想着放低肩膀,可肌肉紧缩也没能如愿。

她说,你抱抱我。他侧过身子抱了她,就在那时,他看见了黎小明就在她身后,当然,她也看见了。她说,吻我。他热烈地吻了上去。等他们睁开眼睛,黎小明已经不在那里了。

他问,为什么。

她说,他喜欢上别人了。

他说,真好。

她踹他一脚,哭了。

 

4

叶桑允许王小吉牵手,浅吻,可是她并不承认他是她的男朋友。她跟他说小时候,一大群孩子整天排队队分果果,黎小明是院长家的孩子,他家里的糖真甜。

她心里依然想着黎小明,她不相信,这么多年的感情能打水漂,可黎小明分明不爱她了,穿着长裙的她因为追赶他摔在地上,可他并没有回头……是王小吉扶起了她。

她跟他说,找别的女孩吧,我的心不在这里。他说,总有一天会的。他就这样陪着她,反正那时快毕业了,他有时间。

有天傍晚他去她那里,那天她心情很好,说是喝点酒。酒是红酒,三杯之后,她拥抱了他。

她有着迷人的体温,就在吻在一起。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异样,这让他有些不安。她说,你想吗?他点点头。

那些桃红梨白的衣服脱离了身体,他看着她微微有些光芒的身体,忽然掩面而泣。她拉起了他的手放在她的胸口,他感觉了她的心跳和饱满,那些饱满立刻充盈了他的双手。

某个时刻,他说,你的乳腺发炎了。这是一句不合时宜的话,他突然转换了角色,变成了一个准医生。

她惊奇地一动也不动地看着他,任他检查。他的确很有业务水平,他说,只是一侧的问题。她笑了一下,很职业地说,扪查乳房内侧时你应该让我举臂,还有,你只是扪查区域淋巴结,没有检查乳房,书上说正确的触诊手法是以手掌在乳房上依内上、外上、外下、内下、中央……

他点头称是,说吃点中成药就好了。她打断他的话,温柔地说,这个时候我不要医生,你滚吧。他试着想抱她,可被她的冰冷吓着了,只好走了。

她不理他了,而他一心一意地给她做一条项链,这条项链并不好做,钢锉弄得手指流血,可他并没有停下来。

四天之后,他把项链给她,她不肯要,他一再给,只好接了过来。他说,你睡觉之前把它挂着吧。

她什么也没有说就走了,看着她的背影融入人群,他忽然很难过,很难过。

 

5

叶桑生气,在她看来没有比自己赤裸着被人拒绝更羞耻的事了,可后来再想时却笑了,她觉得他太孩子气了,真傻。那阵子,黎小明似乎回心了,频频约会她。那种失而复得的幸福,像沙子那样被她捧在手心里。就像沙子那样,越是用力越流失得快,也许黎小明想要补偿她,他把一封信塞在她的门缝里,为了理想为了生活,不辞而别了。

那阵子叶桑一颗被抽了穗的水稻,依然亭亭玉立,可已经没有内容。那阵子她谁也不想搭理,包括时时出现的王小吉。

王小吉没有告诉她,他去了她当年的小城,找到了一个院落,那里的一个老阿姨记得她,说她小时候总是爱哭,动不动就病了……他心里的那种结就在那时解开了,她怕得不到爱,她装病中试着获取。那是个孤儿院,她的父母在车祸中丧生……


就算叶桑不理他,他也要陪着她。

不想事情发生改变。

那天,一个老教授看见叶桑脖子上那串项链,好奇地问,把这个做成项链哪得拔多少刺啊。

她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老教授说,枫香树果,也叫路路通,是味中药,利水通经,用在水肿胀满……

那刻她的心被不知名的东西充盈着,回到家,她在网上找枫香树果的图片,她看见它们浑身的刺,而她脖子上挂的却圆润平整,她伏在桌子上哭了,原来不只是串项链。 

6

叶桑问王小吉,你爱我吗。他说,爱。她说,为什么?

好像知道会有这样的问题一样,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那张纸上写满了字:

“我爱你总不知道疼爱自己,但这样也好,我就有足够的理由去疼爱你;我爱你总是任性的无理取闹,但这样也好。我就有机会证明我是你身边最能照顾你的男人;我爱你,其实也没有什么原因,只因为那天看到了你,心里浮现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女孩就是我要爱的。”

这一次她哭得不像个样子,哭够了问,这话是你说的?他说,是在书上看到的。她问,这样也好?

他认真地说,这样也好!


世间的妙物,还是亲切好

幂姿的美,想你知道

老主顾,新朋友

有新活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