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尺子批发交流站

脊柱侧弯患者,侧弯三十度,今天是我的故事

脊柱侧弯理疗室2018-12-05 17:19:33

脊柱侧弯理疗室
弯友之家


导语:你好,隔了这么久终于和大家见面了,这里是一个弯友们谈心的地方,请随心所欲的倾诉吧。我是一名侧弯三十多度的患者,今天二十四岁,未婚,你呢?今天就先来说说我自己的故事吧,可能有点长,若有时间,可以慢慢看。


发现到就诊经历

决定去医院检查的前一天,好友来找我玩。那天恰逢周末,我们约着一起走走,她无意间提起我走路时两只脚用力程度不一样,所以很容易就能听出是我在身旁,无心的一句话,却让我心惊胆战。这句话与早上父母的疑问交织在一起,让我心里的担忧更胜。

那年,我读高一,那天早上,父母偶然间发现我遮罩在宽大衣服里的后背不太平整,有一边明显的突出,以至看起来有些驼背,他们看了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询问我有没有觉得不舒服,虽然我一概否定,但最终为了能放下心,他们还是决定带我去医院。

于是,第二天一早,我们一家便匆忙的赶往医院。挂号、交费,和往常看感冒一样的流程。诊室外等半天,医生叫到了我的名字,他大致观察一番后,让我随便的走几步,那时他的要求瞬间戳到了我的痛处,让我不断记起朋友所说的话。而这时在这里,屋内屋外所有人的目光仿佛顷刻间聚集在了我身上,因此,我走的很不自然。医生又让我弯腰,他的手在我的背部和臀部摸了几下,让16岁的我羞涩而尴尬。那个时候,我们一家人从未听过关于脊柱侧弯的任何言语。医生说现在是什么病还不确定,需要去拍张x光,他又略做思索,拨号打电话,打完后对我们说今天科室的主任恰好在,可以去找他看看。经历再次交费、找诊室以后,我就躺在了x光冰冷的台子上,护士面无表情的让我右侧卧了再正面躺着,我躺在那里,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好在拍照的时间很短,来不及思考太多就结束了。

没想到的是,本以为一两分钟就能结束的医院之行却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医生的态度和诊疗建议仿佛斧头一般击打在我的身上,担忧恐惧的情绪在我们一家人之间疯狂蔓延。事实证明,医生越是坚定,说话越简单就越能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而医生遮遮掩掩往往都是藏着病人不愿得知的东西。

在拿到x光照以后,父亲坚持去找主任看看,我只能顺从,脑子里却满是退缩的打算。乘上电梯,无比的乞望它能够慢一点,让我的狂风暴雨也来的慢一点。敲了敲门,主任热情的开门,像是提前知道我们会来。他把我的x光照挂在白色的板子上,照片上我的脊柱轮廓透过光显得更加清晰。接着,他拿了把三角尺在上面画了条线,并让屋子里的实习医生一起来看。一系列动作以后,他问了我很多问题,诸如月经初潮,智商怎么样......我一一回答,眼神里全是不愿承认。他对我说应该是脊柱侧弯,这个病分为先天后天两种,我最好能去做个磁共振,再确认一下。其实现在想想,并没有必要去做这个,加重了我的心里负担不说,还增加了无用的花费。现在想来,做磁共振的经历是我这二十多年来最看不到希望的一次经历,虽然只有一两个小时,但在这短短的一两个小时里,我的人生便开始了转变。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患这样可能伴随着我一辈子的病,那种无助感至今常常于深夜出现,一晃便长成能吞噬斗志的猛兽。

体检的不便

那个让我拥有有生以来最真切恐惧的周末在一家人的忧愁里度过,此后,脊柱侧弯这四个字缓慢而深刻的印在我心里,刻出一处沟槽,成了一道坎儿。时间的流逝为这道坎儿蒙上灰尘,高三时的体检却像一块抹布,认认真真的擦掉灰尘,让脊柱侧弯这四个字又重新展现在我眼前。那天,学校要求班里集体去附近的医院体检,我提前查了体检的内容,知道有胸透时就恐慌不已,怕会影响高考,更怕同学异样的目光。但是庆幸的是,医院的医生并没有直接说出,给我留了点“颜面”。体检算是顺利通过,也并未影响我的高考。

但是自此,对于体检,我总是要逃避。譬如初入大学时的体检、大学毕业时的体检,研究生入学的体检,数不尽的体检都是我的噩梦。体检之前,我总会反复搜集关于体检内容的资料,无一例外地都有胸透,虽然明确的知道这项体检主要是检查肺部和心脏,但只要沾染上一点关于脊柱的信息都会让我忧郁。我知道自己害怕的是众人的目光,而偏偏众人的目光是我最无力左右的东西。研究生入学体检我刻意把这一项放在最后,以期望人能少点,出现突发情况也不至极度尴尬,谁知事与愿违,这个体检项目排队的人最多。我站在胸透的台子上,可以明显的感受到医生观察的时间比前面那些人都要久,我渴望着时间快些流逝,在看到“正常”两个字时甚至有了一种拯救过银河系的感觉。

唯独大学入学的体检我被特殊化了,被一个老医生单独叫到了小屋子里,他明确的问我是否知道自己有这个病,我一一回答,他告诉我这并不会影响我的入学,但考虑到需要记录真实情况,所以还是要记录上我的病情,我只能点头。其实,大学期间只有这一次我的脊柱侧弯被放在公众之前了,此后也的确如老医生所说的,并没什么影响。由于刚刚入学,并没什么人认识我,这次也就不算“暴露”了。我知道自己还要经历无数次体检,也在频繁的查看是否有拒收脊柱侧弯患者的职业,但比较庆幸的是大多职业对病友还算友善。

后期的治疗

我出生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家庭,父母都是普通工人,文化水平也有限,对脊柱侧弯根本不了解,直到侧弯比较严重了才发现,但好在还有家人陪我共同接受这件对我来说极难接受的事情。从医院回到家以后,因早起而困乏不已的我沉沉睡去,醒来时听到父母和姐姐在另一个房间里说话,他们说到我的病情,一遍遍责怪自己没有及时发现,听父亲说着“只要她好,就算把我的头割下来也没关系”,听他们说着说着我的眼泪就顺着眼眶流下来了,这时候父母的痛一定要超过我吧!我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久,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在父母面前哭。

高一就诊那次,医生告诉我以后应该隔几个月来检查一次,看看是否有加重的情况,但我并未遵循医嘱,隔了大约一年才做了第二次检查。那次父母特地选了一个在这方面比较专业的医院,找了亲戚开车两个小时才到。这里的医生显然要比我们镇上的医生要专业,他要了我之前的x光照又让我去拍了一张,通过对比查看我的度数是否增加,比较幸运的是,我的度数没有明显增加。父母询问医生现在这种情况要怎么治疗,医生说可以手术可以保守治疗,但不到45度最好保守治疗,手术遗留问题太多,若现在的度数做手术得不偿失。医生建议我佩戴支架,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不了了之,父母回家之后又询问了身边的医生,他们为我推荐了几个动作,比如“小燕飞”,后来我查到这个动作有风险就不再做了。

大学期间我也做过一次检查,检查结果同样显示我的度数并未增加,自那次检查之后,我就再没有检查过。现在三四年过去了,回想起刚知道自己病情的那段岁月,便觉得苦涩不已,也时常埋怨为什么偏偏是我得这种病,但现在我逐渐知道,自己应该学会接受了,尽管仍是心存不满,却不能为此而整日消沉了,毕竟这只是我生命很微小的一道刻痕。就像一个医生曾经说的“这种病放在以前都不算病的”,虽不知是否可信,不过就用此来安慰自己吧。

不过现在仍让我有些后悔的是,明明之前有过疼痛的先兆我却不在意,若是早些在意自己身体发出的信号,也许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吧!我的脊柱侧弯是伴随着疼痛的,尤其是躺下之后,侧弯的地方总会隐隐作痛,那种感觉就像干了重活骨骼酸痛一般。所以,一定要及时关注自己身体的信号,这能避免更严重的后果。

以后的担忧

我一直在想患脊柱侧弯的人有什么担忧,无非就是别人的看法,以后的职业、家庭了。这每一项都有足够的重量,也是我极度担忧的问题。

常年在外上学不能回家,但只要回家母亲就会看我的后背,告诉我最好穿些宽大的衣服;只要见到姐姐,她就会看一眼顺便安慰我看不出来的,没什么大问题;还有一些亲戚,总是要掀开我的衣服看看,趁机评判一番,告诉自己的孩子一定要注意。这已经成了常态,却也成了我解不开得疙瘩。我不喜欢别人的过度关注,父母姐姐还好,但一些亲戚的过度关注经常让我觉得难堪,我总觉得这些过度关注里带着异样得目光,更会击溃我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好心态。

脊柱侧弯,给我带来了很多麻烦,增加了我的自卑,随着年龄的增加,更是让我有了别的担忧,它就像一根扎在心口的不能拔除的刺,我每日都得因此疼痛一会。现在的我害怕职业歧视、害怕影响家庭,害怕别人的指指点点,也害怕它会影响我的身体健康......

但它只是人生的一点苦痛啊,一直悲观又有什么用呢?倒不如找些应对侧弯的策略,努力减少它的影响,同时用其他的方面尽量弥补它带来的缺憾,这样想想,就觉得自己应该赶紧行动起来吧!

扫描二维码,持续关注弯友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