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尺子批发交流站

亲爱的,你轻点,人家腿都软了...

巫妖哥2018-11-11 13:38:36

  “夏茉,来一下我办公室。”

  听到主管叫自己,夏茉的脸上闪过一丝排斥和恐惧。拖着沉重的步伐,她一步一步地朝主管的办公室走去。

  身后,是同事们的讥笑和窃窃私语。

  “小夏啊,这个预算是你做的吗?”

  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夏茉的身后。

  他几乎是毫不避讳的,把夏茉揽入了自己的怀中。紧接着,是一阵阵焦灼而浑浊的气息,肆无忌惮地侵犯着夏茉白皙的颈部。

  这种事情,夏茉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了,但是她依然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一阵恶寒正在迅速的窜遍她的全身。

  “是我做的,那个……有什么问题吗?”夏茉一边回应着主管,一边挪动着身体,试图逃离男人的侵犯。

  但是男人却丝毫没有放过夏茉的意思。

  他的身体紧紧地贴着夏茉的胴体,手更是不老实的扶在了夏茉纤细的腰部,直至将夏茉逼到无路可退的境地,男人的身体几乎是整个贴在了夏茉的身体上。

  “问题嘛……”说话间,男人的嘴唇竟贴在了夏茉的耳根处,呼出的一阵阵热气让夏茉从心底感到恶心。

  无路可退的夏茉只能缩着肩膀,尽可能的逃离与男人的接触。

  但是夏茉越是躲闪,男人就越是得寸进尺。最后,他竟直接将夏茉按到了桌子上,猴急的准备提枪上阵,色狼的猥琐之相暴露无遗。

  忍无可忍的夏茉一个激灵,用尽了全部力气,一脚踢到了男人的下体,之后便躲到了一边,张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男人,好似在哀求对方放过自己。

  然而夏茉的举动,换来的竟是男人的恼羞成怒。

  她一把将夏茉辛辛苦苦做好的预算摔到了夏茉的身上,凶神恶煞的说道:“有什么问题自己去找,下班之前改好交给我,做不好就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一顿臭骂和对工作毫无道理的挑三拣四之后,男人停止了对夏茉的侵犯。

  夏茉捡起地上的文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之后便离开了主管的办公室,离开了这个对她来讲犹如地狱一般的地方。

  而当夏茉挪回自己座位的时候,发现桌子上竟又凭空多了四五份待处理的报表。

  看着几个围在一起聊天吃零食的同事,夏茉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些肯定又是其他同事懒得做的复杂工作。

  “哎!”夏茉深深的叹了口气,塌着肩膀处理起了堆积如山的报表。

  这种日子,究竟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晚上十点,夏茉终于处理好了当天所有的报表,到家的时候,她已经累的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过幸好最近外婆生病住院了,也就没人逼着她吃晚饭了。

  简单洗漱了一下,疲惫不堪的夏茉便爬上了床,很快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夏茉突然觉得一阵窒息,非常清晰的,夏茉觉得有人正在狠狠的掐着自己的脖子。

  入室抢劫?

  夏茉迅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但是当她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景象却让她无法相信。

  死死掐住自己脖子的人,竟是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而且,这个人还是漂浮在空中的!

  然而窒息的感觉,很快便将夏茉拉回到了现实。

  夏茉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试图去掰开掐在自己脖子上的那双手,但是对方的力气却大的惊人。

  “你是谁?”几乎要晕死过去的夏茉问道。

  “我就是你啊!”一个邪魅的声音在夏茉的耳边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彻骨的寒意。

  “你就是我?什么意思?”夏茉的声音越来越虚弱,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啧啧,你怎么这么笨?”那人很是嫌弃的看了夏茉一眼。

  眼看着,夏茉就要死在这双手下了。然而除了痛苦的挣扎,夏茉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着死亡一步步走向自己。

  但是挣扎间,夏茉却突然摸到了一块冷冰的物件,也就是在这一瞬间,夏茉被掐住的脖子瞬间轻松了。

  “原来是个梦啊……”

  惊醒的夏茉四处打量了一番,那个人,消失了,而窗外,只有一勾残月正挂在天边,好似鬼怪骇人的笑着。

  吓出了一身冷汗的夏茉,去洗手间简单冲了个澡,又用冷水洗了个脸,这才迈着摇摇晃晃的步子,准备回房间继续睡觉。

  然而,就在夏茉迈进自己房间的一瞬间,惨白的月色下,一个诡异的身影,正带着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阴森森的盯着自己。

  夜色中,夏茉看不清对方的面容,但是只是有人坐在自家窗台上这一件事,就已经足够把夏茉吓个半死了。

  “你是谁……”夏茉迅速退到墙角处,随手抓起桌子上的一把眉刀举在身前。

  对方侧着头,看了看自己纤细的手指,又看了看受惊的夏茉,这才很是不悦的说道:“刚才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你的记忆力怎么这差?”

  夏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脱口而出的问道:“什么……”

  女孩并没有马上回答夏茉的问题,而是轻盈地跳下窗台,迈着优雅的步子,缓缓走向夏茉。

  “你到底要干什么?”夏茉举起手里的眉刀,因为恐惧,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然而女孩就像没有听到夏茉的话一般,直到走到夏茉跟前,才停了下来。

  看着对方熟悉的面容,夏茉的大脑一片混乱,她无法理解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嘘!”女孩将食指放在自己肉嘟嘟的嘴唇上,示意夏茉不要说话。上下仔细打量了夏茉一圈之后,女孩才好像在戏耍夏茉一般的问道:“想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

  夏茉如小鸡啄米一般不住的点着头。

  “明天晚上十一点,我们一起去见个人。”语罢,女孩的嘴角勾勒出了一个诡谲的微笑,之后竟幻化成了一只黑底紫花的蝴蝶,飞进了浓浓的夜色中……

  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夏茉已经完全乱了。

  一觉醒来,夏茉莫名的发起了高烧。

  但是今天是接外婆出院的日子,所以夏茉还是强撑着来到了医院。

  “茉茉,昨天你见过什么特别的人吗?”夏茉刚一坐到外婆床边,外婆就有些紧张的问道。

  虽然夏茉心里很清楚,外婆是会巫术的,既然她这样问自己,肯定是知道了些什么。

  但是为了不想让外婆担心,夏茉还是撒了个慌,“没有啊。”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外婆好似自言自语一般的念叨了两句,之后便催促夏茉去给自己办理出院手续了。

  回到家中,祖孙两人草草吃了顿晚饭,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夏茉胡乱吃了几片感冒药,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当夏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她真的会来找自己吗?她要带自己去哪里呢?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就到了约定好的十一点。

  突然,夏茉的身体一震,紧接着是一阵彻骨的寒意,瞬间就涌上了夏茉的心头。

  “走吧!”女孩的声音就像从夏茉的潜意识里发出的一般,之后,夏茉便不受控制的出了门,一路朝城东边的富人区走去……

  “我们去哪?”夏茉试探性的问道。

  “到了就知道了。”女孩的声音再次从夏茉的潜意识里响起。

  “你就不能先告诉我吗?”夏茉有些急了,“至少,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是谁。这次可不能用你就是我这种糊涂话来糊弄我了。”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之后,女孩终于再次开口了,“去见你的杀身仇人。”

  “什么?”女孩此话一出,夏茉更加糊涂了,自己明明活的好好的,怎么会有什么杀身仇人?

  “是以后会杀掉我的人吗?”夏茉好奇的追问道。

  “你怎么这么蠢?”女孩明显很是不悦,干脆停止了与夏茉的交流,只是控制着夏茉快速前行。

  很快,在女孩的操控下,夏茉便来到了凌城最高档的一个别墅区。

  正当夏茉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一辆夏茉觉得很很是眼熟的豪车。

  就在夏茉站在原地在思考自己何时何地见过这辆车的时候,车子却就在她的身边停了下来,之后,夏茉就被从车上下来的人紧紧拥在了怀中。

  “婉之,我终于找到你了!”一个华丽而低沉的男声在夏茉的耳边响起。

  “先生,我不是什么婉之,我叫夏茉,您认错人了……”夏茉一边试图挣脱男人的怀抱,一边试图解释清楚自己并不是男人口中提到的人。

  但是还没等夏茉把话说完,女孩突然操控着夏茉的嘴,用一种极为魅惑的语调说道:“穆北,好久不见啊!这五十年,你过的好吗?”


精彩后续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据说看了结局的人都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