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尺子批发交流站

江苏旗袍俱乐部 | 宋美龄、巩俐都是他的粉!这个苏州老头的眼里却只有上海旗袍!

江苏旗袍俱乐部2018-12-10 07:03:07

↑↑↑

请点击上方“江苏旗袍俱乐部”免费加入。

“提升女性魅力,传承旗袍文化”

连接6亿中国女性,

让中国的传统文化走向世界!

東方旗袍。 美學

最美中国韵



旗袍的一针一线,缝的是他一辈子的年华。


每一个看过《花样年华》的人,

都肯定被穿着旗袍的张曼玉惊艳过。

以致于很多年以后再回味这部电影时,

最令我们动容的不是周慕云

和苏丽珍的那段露水情缘,

而是张曼玉的那身花团锦簇的旗袍。




一件件令人眩目的旗袍,

使她时而忧郁,时而雍容,

时而悲伤,时而大度,

使你不得不深信这个世界上

没有哪一件衣服

可以比旗袍更懂女人!




在上海的一条老街,

长乐路221号,

一声低沉的吴侬软语,

从玻璃窗里透出来,

一个温婉的女人,

直直的站在那儿,姿态笔直。




身旁忙碌的裁缝师傅,

一头华发平整地梳向脑后,

一根皮尺 ,一支笔 ,

一包大头针。

侧过身来为女人量尺寸。

这位老师傅是上海滩

“最后的裁缝”,褚宏生。




16岁那年,他从苏州老家

跑到了上海学手艺。

外面淞沪战争正酣,

而他只是静静地在铺子里做衣裳。

师傅画好线,褚宏生要一针一针缝起来。




钉直角扣、划线、刮浆、开滚条,

一切从头学起。

 缝纫、盘扣、量体、打样, 

十八般武艺都要学会。




“旗袍穿好,量尺寸嘞!”,

一句话一说就是80年,

从“小裁缝”做到“老裁缝”。




几乎一生的光阴,

都密密匝匝的缝进了五千多件旗袍里。




量尺寸最是考验人, 

一件旗袍要量取三十六个点。

刺绣更是复杂,单单一种抢针刺绣, 

就有正抢、反抢、叠抢三种。

连一个小小的盘扣,

也要做三个钟头。




裙摆滚边,重重叠叠,

不滚上三四道,

根本做不好看。

“学三年,帮三年。” 

真正要出师, 没个六年不行。




也许是天分使然,

18岁的他便交出了

人生中的第一份作品

那便是“电影皇后”胡蝶轰动一时的

“魔都上海·蕾丝旗袍 ”。




他大胆选用当时最流行的蕾丝,

自成“海派”风格,造成极大的轰动。




80年来,他只做旗袍。

在一个又一个的光阴岁月里,

用一针一线,

扮靓了三个时代的女人




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

胡蝶、韩菁菁、宋美龄

到董洁、刘雪华、孟庭苇,

以及松井菜穗子、

今井美树等国外艺人,

无不在褚宏生的针线下

呈现着最美的姿态。




上海人形容女孩生得美,

叫做"卖相好",

而看一个女人"卖相"好不好,

就要看她穿上旗袍的样子。

没有人比褚宏生更清楚,

怎样能让一个女人的卖相好。




胡蝶喜欢淡雅,

他就给她做一条,

翠绿色蝴蝶图案的软缎旗袍。

他至今都记得那天,

她穿着旗袍,

一下拉开试衣间的帐子,

像是从画里走出来。




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

喜欢大方古典的花色,

他用单色的素色料子,

给她做了一条暗色大花旗袍。

王光美穿着这个旗袍出访,

光彩照人四面风




高傲凌厉如宋美龄,

也是诸老的常客。

她的大衣橱里塞满了旗袍,

连出国留学也清一色穿着旗袍上课。




巩俐也是诸老旗袍的爱慕者。

有一次,她请诸老做旗袍,

但由于工作不能亲自来量衣。

老先生仅凭惊人眼力, 

拿着助理给的一张巩俐穿旗袍的照片,

靠目测、资料数据,

再结合巩俐本人的气质和材料偏好,

硬是做出了一件非常合身的海派旗袍。




没有一个女人逃得过一件华美的旗袍




就连一代才女张爱玲,

也甘愿为旗袍低下。

她甚至自己做旗袍,

开了个“造寸”旗袍店。




她曾经在自己的书里将生命

比喻为一袭华美的旗袍。

一件华美的旗袍在那个年代

是每个上海女人的一席梦。

而老师傅把这样的一个梦

送给了无数的女人



而男人,

也逃不过一件旗袍。




《色戒》里的老易,

是否因那旗袍包裹下的曼妙,

落入了佳芝的温柔陷阱里?




《花样年华》里的周慕云,

是否在暗夜里,

想着丽珍的诗一样的背影,

辗转难眠?




他们都爱着旗袍,

只有褚宏生,

是最懂旗袍的男人。




哪怕是98岁的高龄,老师傅说起做旗袍,依然头头是道。


胸、腰、“浪腰”(后腰最细处),一定要格外讲究。提高腰线,能掩饰小肚子; 降低一些,能把女人勾勒得更玲珑。料子薄,臀围要略紧一紧,厚重的织锦缎,要略微留些空隙。




他还在为客人量体,

且从来不用老花镜。 

量长度时,手指就是铅坠,

一拉笔直。 

量体宽时,一绕一滑, 

软尺和模特之间,

只有空气能穿过去。 




去年,在外滩22号,

褚老还办了自己人生

第一个旗袍高定秀。

这场致命的“中国式”诱惑, 

是褚宏生八十年来

用针脚谱写的花样年华。





从18岁一举成名, 到耄耋之年,

他依然是全上海乃至海内外

名媛们“最爱”的男人。




如今的旗袍,

走过了民国的黄金时代,

成了橱窗里和照片里的衣裳。




手工制作旗袍,

更是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




褚老总说,

现在总是怀念过去的十里洋场。

大家穿着旗袍,擎着洋扇,

有动听的吴侬软语,

有悠悠上扬的小调,

还有着醇厚舒缓的美丽。




有人让老人回老家颐养天年,

有人请老人去国外开辟新天地,

他哪里也不想去,

只想留在上海。




因为上海女人的旗袍里,

一针一线,

缝的都是他一辈子的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