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尺子批发交流站

新华医院普外科韩宝三:开刀不仅要开得好,还要开得美

上海名E2018-11-07 15:02:35

点击上海名E 微信关注我哟

上海报业集团旗下新闻晨报昕健康传媒出品


专访对象:

韩宝三

医学博士,博士后,副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民主同盟盟员。现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乳腺外科、普外科副主任医师。


从事乳腺专科十余年,临床方面擅长乳腺肿瘤的早期诊断、乳腺癌的保乳手术和根治性手术、乳腺癌规范综合治疗的践行者;倡导乳腺外科的微创、精准和功能性手术的新理念;将美学应用于良恶性手术,追求完美手术。

“您有两个肿块,其中一个位置比较高,如果在肿块表面做常规切口,以后穿低胸衣服就可能会露出来,我想可以这样,计划取中间的沿乳晕的切口,这样一来隐蔽,二来减少切口数量,总切口的长度也会减短,您觉得如何?”韩宝三一边在纸上画出手术切口,一边询问患者。


作为乳腺外科的医生,韩宝三在手术前常常会和患者有这样的沟通,他知道,虽然乳房的有无并不影响生命,但乳房对于患者非常重要,一定要慎重对待。


不能做“两面三刀”的医生


韩宝三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些特别的工具:有数码显示的游标卡尺,经过改良的圆规,一块方格子的棉布布料……


这些小物件都和他的工作有关。作为乳腺外科的医生,他常常要为患者开除乳房肿瘤,游标卡尺和圆规就是为测量肿瘤肿块大小和设计手术切口而准备的。而棉布布料在夏天就能派上很好的用处了,有的患者身着连衣裙来就诊,棉布可以帮助她们在检查乳房时适当做一下遮掩,免除她们的尴尬。


星期日周刊记者(以下简称“星期日”):游标卡尺和布料的功能我都能理解,圆规,我就有点不大明白了?


韩宝三:你看,我把圆规尖的头处理掉,是为了用来在乳晕上画一道弧线,设计出手术要做的切口,先让患者有一个直观感受。以前乳腺外科的手术就按照教科书上来做,是放射状的切口,后来大家发现这样的切口很影响美观,所以开始发展为弧形的。我对于手术后的美观很重视,一直在做这样的研究,能不能把切口做得更隐蔽一点,放到乳晕那里;可不可以只通过一个切口就可以摘除多个肿块。所以我弄了不少工具,要不断地设计手术切口。


星期日:你为什么如此重视手术的美学?


韩宝三:在过去的概念中,很多人认为只要把肿块切除就可以了,但其实人除了要活得时间长,还要活得好。医学在遵循科学原则切除肿瘤的前提下,还要关注患者的美,关注她们的心理。


乳房是一个很特别的器官,虽然它并不是生命所必须的东西,切除了乳房同样能够生存。但是它对于患者却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去年十二月,有一个患者来我这里做检查,乳房局部有痛感,她怀疑是乳腺癌。后来做了一些严密的检查后,我告诉她,这个肿块是良性的,听到这个消息时,她一下子哭了。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家里人说了,如果是恶性的,那就要离婚。也曾有患者对我说:“韩医生,我动了手术后,我老公再也没抱过我,洗澡的时候让他帮忙拿毛巾,都是背对着我的。”在我看诊的这几年中,看到过不少因为得了乳腺肿瘤而导致婚姻或感情破裂的女性。所以说乳房是很重要的,即使是因为疾病的关系而不得不动手术,那我也希望手术的切口能够越不起眼越好,尽量减少它对于患者心理,以及患者亲密关系的影响。


星期日: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手术的美感,是什么事情影响了你?


韩宝三:我刚从事乳腺外科工作的时候,我也是按照教科书的内容,进行手术的,后来就有了一些变化。我记得有一次我看到一名患者,她才30多岁,之前在老家当地的医院动过手术。我看到她年轻饱满的乳房上赫然有三个手术切口,都很长,而且很明显,我当时脑子里浮现出四个字——“两面三刀”。我觉得这是很可惜的,这样的手术仅仅是考虑了肿瘤的切除,但没有把女性的美学和心理学需求放进去。


其实第二次手术完全可以在第一次手术的切口上进行,缝合得严密一点,可以仍然呈现一条线的样子。虽然医生在动手术时会稍微花一点时间,但这是应该考虑到的。


这名患者给我很深的印象,让我觉得我不能做那样“两面三刀”的医生,一定要好好照顾到病人美的需求。


(说着,韩宝三展示了一个沿乳晕切口切除9个肿块的案例。)


星期日:所以对于医生来说,只是依着科学的原则来治病是不够的,对医生还需要有更高的要求?


韩宝三:是的。我很欣赏的前辈郎景和教授在《医道》一书中写道:如果把医学当做一个纯科学,那就很危险……鉴于医学的学科特点,作为一个疾病的诊断和治疗,要遵循两个原则:一个是科学原则,就是要针对病情——疾病的病理生理、治疗方法、技术路线等来判断;一个是人文原则:针对人情,不是我们一般讲的人情,而是病人的心理、意愿、生活质量、个人与家庭需求。


我很赞同他所说的。我对我们科室里的医生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想?我觉得我们做乳房外科的人一定要有爱心,要有人文关怀,一定要把乳房看成很重要的器官,才能做好这项工作。


“你们了解吗,她是怎么想的”


韩宝三在手术前要和患者进行多次沟通。他会根据科学原则、美学原则和人文原则设计手术方案,大多数时候,患者欣然接受这样的方案,她们觉得自己的意愿被理解了,医生考虑得很周到,但有的时候,患者会拒绝这样的方案。一开始,韩宝三并不能理解,但在事后的沟通中,他才知道,患者还有自己内在的需求。


星期日:当你和患者沟通手术方案的时候,她们也会有不理解的情况?


韩宝三:是的。有一次一位中年女士,大概50多岁,守寡多年,女儿在上海读书,她就来上海做家政打工赚钱。她来我这里看门诊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病变范围比较大,还伴随肿瘤,要做手术的话几乎是切除半个乳房,而她乳房本身就不大,把肿块切除之后基本上就已经扁平了。我当时所设想的是,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切除整个乳房算了,不要做保乳的手术。因为保乳的手术费用高很多,而做出来的效果其实跟没有乳房也差不多,而她本人也有了一定年纪,对于乳房美的需求可能不是那么大,关键还在于全部切除之后复发的风险也降低了。


星期日:听上去,你是考虑了一些现实因素之后给她做的手术方案,那她对此有什么反应?


韩宝三:她不同意。我当时还试着说服她呢,我说全部切除是有一些好处的,价格低,风险也小了,还省了你之后不断来做复查的时间和花费,关键是你以前的乳腺并不是很大,切除后基本还是扁平,并不难看。我觉得我当时把科学、美学以及社会因素都给她考虑进去了。没想到这位患者就是不肯,她很坚决,最后她还是花了高额的手术费做了保乳的手术。


星期日:你能理解这位患者的选择吗?


韩宝三:说实话,当时我还真不太理解,我觉得我很实在地给她考虑了很多方面,为什么她会不肯呢?后来我问我们护士,我说了自己的困惑,我说你们了解吗,她是怎么想的?护士告诉我,这位患者可能还想再嫁呢。后来见面的时候我把我和护士的对话告诉了这位患者,她点了点头,说:“韩医生,我确实有这样的想法。”


所以我觉得我们做医生的,有的时候真正忽略的是病人的心理,病人的心理感受和需求可能并不太容易告诉我们。所以我觉得多沟通是很重要的。后来有类似的病人时,我就会说,“我曾经有一个这样的病人,她有这样的需求,不知道你是否也有?”,那我就会根据病人真实的需求来调整我的手术方案。


星期日:这样一个案例,给你带来的思考是什么?


韩宝三:我觉得,医学确切的说并不是科学,至少不是经典意义上的科学,因为医学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还有人文科学的交叉结合,很多医学的进步,其实都是相关学科的进步在医学中的应用,从而推动了医学的快速发展,而人文因素又模糊了科学的成分。作为医生,我们面对的是每一个具体的病例,不能简单地套用所谓的指南和规范,还需要重视人文因素。


我们选择诊治方案时需要兼顾双方,这个最佳方案适合这个病,但或许并不适合这个病人,只有符合科学的方案被病人心甘情愿地接受了,并取得了病人满意的效果,才是最佳方案;只有这两个基本的原则都兼顾了,才是医学的真谛。



上哪儿找名医
上海名医告诉你
E

总策划:崔颖

项目策划:韩学晶 张橙

网络编辑:赵敏俊


上海名医APP即将上线

请长按下图扫码关注微信号

长按二维码,点击“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关注


原文发布于新闻晨报2014年1月5日·B16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