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尺子批发交流站

【西出玉门】第七十三集

欣语音2019-08-07 15:58:40




——第七十三集

昌东在戏箱里翻了翻,没有找到皮尺,想起可能是放车上了,反正最后一步,不如一气呵成,于是示意叶流西一起出去。叶流西跟着他,有点儿莫名其妙,看到皮尺时都没反应过来:干什么?”“你做腰带,不要量尺寸吗?”“有必要吗,长了就截呗。”“短了呢?现接?把手拿开一点儿。说着,昌东半蹲下身子,一手虚靠在她腰侧,另一手环住她腰身过去,牵了皮尺的尺身贴住她腰,寸寸放着往一处拢,尺身和她皮肤只隔一层衬衫,开始虚松,到最后紧成一圈。

借着屋里透出的灯光,他看到尺度,她得有17高吧,腰围60cm还不到,真是挺瘦的。正想笑她是不是老吃不饱,忽然听到她低声说话。昌东,你喜欢我这事,准备什么时候跟我说啊?昌东脑子里炸了一下,不激烈,很轻,像是有火花绽开,他站起身,那根皮尺被攥在手心的部分,烫到软融。一低头,就看到叶流西的眼睛,他头一次避开她的目光,意外地发现,她身后不远,站的居然是镇山河。梗着脖子,双目炯炯。这小畜生,什么时候来的?不过随便了,它不是重点,此时此刻,哪怕它掉光了毛在那站着,也不能喧宾夺主。

叶流西说:我猜,你这种性格,想让你开口说,大概得等好久,又或许你觉得孔央的事才了结,不是合适的时机……昌东微笑:她真是挺了解他的。但是我这个人呢,有话喜欢直说,今天喜欢你了,但不能上手,心里就不自在,暗恋这种事不适合我,你要是拖个半年再开口,我这半年要憋死了。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大家各退一步,互相尊重。我呢,不去勉强你的节奏,你呢,也让我心里踏实一下。你承认你喜欢我吧,然后你走你的节奏,嗯?

  这算表白吗?不过很有她的风格:不说我喜欢你,要说,你承认喜欢我吧。昌东说:流西……这不是他喜不喜欢她的问题。就这一迟疑,她已经不高兴了:就这么难?只是说一下,又不违心。是不违心。昌东说:说出来了,得往前走,不说出来,还有往回退的余地。叶流西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往后退?

昌东沉默了一会:你想什么,就做什么,不大考虑其它的事,但是流西,我们就不说关内关外,也不说时机是否合适,我就问你,我能喜欢你吗?叶流西气的笑了:我又不吃人!昌东也笑:你是真的没这个意识吗?你还没找回来的记忆里,很可能有爱人,而且他可能还活着,有一天,你想起了一切,你的团圆故事,我不后退,我往哪走?叶流西不说话了。

过了很久,她哦了一声,转身就走,才迈步就打了个踉跄,低头一看,皮尺还套挂在自己腰上,忽然怒从心头起,也说不准是气昌东,还是气那个莫名其妙的前爱人,拽了皮尺,狠狠往地上一扔。正抽甩在镇山河身上,而镇山河果然是有能镇住山河的镇定,原地站了一会,若无其事地往外走。就在这个时候,前屋处忽然响起了高深激动到沙哑的声音:小柳儿醒了!

叶流西愣了一下,抬头一看,高深已经冲到院子里了,紧张到有些语无伦次:小柳儿……醒了。咕咚一声,是肥唐从床上掉下来了,他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听到这消息,拔腿就往外跑,硬生生就栽床底下了,也顾不上叫疼,大叫:什么?是小柳儿没事了吗?他三步并作两步出来,恰看到叶流西进前屋,赶紧飞奔着跟过去。

昌东站了会才过去,路过高深身边时,说了句:走啊。高深说:……你们去吧。昌东看他,高深低了头,有意避开他的目光说:你们去吧……我去叫医生。也好,昌东记挂着丁柳,很快进了屋。第一眼就看到丁柳,样子颇有点滑稽:一动不动,只动眼珠子和嘴唇,谨慎万分,像个上了年纪处处小心的老太太。叶流西拖了张椅子坐在床边,肥唐兴奋地搓着手,原地走来走去,偶尔跟丁柳目光相触,赶紧冲她招手:嗨!

昌东倚住门框,看了会丁柳,目光忍不住还是落在叶流西的身上。丁柳说话慢吞吞的,又小声:别高兴得太早,也许是回光返照呢。叶流西说:胡说八道。”“哎呀,西姐,你不要对我凶,我这头,现在经不起刺激。叶流西说:知道,你的头,现在比金子贵。丁柳眼珠子慢慢地往她那边斜,说:哎呀,我西姐脸色不大好,谁欺负你啦?叶流西说:还不是你吗,让我担心……她忽然不说话。

丁柳叹气:西姐,你不要太让我感动了,我这头,现在也经不起感动的……正说着,医生匆匆掀帘进来,问了丁柳几句话,比如头疼吗、现在身体什么感觉之类的,又伸出手指让她认了几个数,最后赶人:让她休息,最难过的坎已经过了,但接下来几天也重要,赶紧的,都别吵着她。

  叶流西朝丁柳笑了笑,起身出来,一路往回走,快到门口时,听到昌东叫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叫她,也不想听。叶流西回过头,说:那就算了。昌东说:不是,你听我说……叶流西说:说什么啊,我又不是听不懂,字面意思,弦外之音,良苦用心,为难之处,都理解透彻了,你还想说什么?昌东被她呛地说不出话来。没事了吧?没事我睡觉了,怪困的。

叶流西上了床躺下,盖毯一拉,翻身向墙,给全世界看后背。平心而论,昌东的话是有道理的,但窗户纸破了就是破了,糊得再好也不是一整张。想退?行,起跑线踢回给你,我配合。叶流西咬牙切齿,脑子里画面无数:——必须找个一切都碾压昌东的男人,搂搂抱抱从他面前走过,让他后悔地捏着小手绢哭。——记忆恢复,发现所谓前爱人只是子虚乌有,昌东捧着玫瑰花来找她,她一瓣一瓣,把玫瑰都给揪秃了,然后问他:昌东,你觉得我像是会吃回头草的人吗?

总之,她不爽。

——

叶流西第二天就跟高深互换了住宿,理由合情合理:丁柳已经醒了,要陪护的话,同性更方便些。高深没有任何异议,整理好自己的东西,住进了三人间。他的到来受到了肥唐的热烈欢迎。肥唐还兴冲冲地说:挺有意思的,这间屋子都住男的,像回到了学生宿舍时代,哎,连看门的鸡都是公的……下半句话咽了下去,因为高深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很像是在说:你缺心眼吧?

然后,肥唐的新鲜感和兴奋劲就过去了:昌东本来就不是个多话的人,高深就更沉默了,连带着镇山河都像得了鸡瘟,蔫蔫懒得走动。肥唐觉得,按照性格分,自己应该是女的。他想住女生宿舍。

  丁柳则对叶流西的到来受宠若惊:西姐,你真是来陪护我的啊。叶流西忙着整理床铺,眼睛都没朝她看一眼:嗯。丁柳有点担心自己的安危,觉得自己休克了,她都未必会发现,不过还是很兴奋:西姐,你在了就好了,总比一睁眼就看到那个人强。这话说的,叶流西登时想起高深来了:丁柳出事的时候,他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现在反而成了缩头乌龟。现在的男人都怎么回事,时兴玩爱你在心口难开这一套吗,默默付出,准备感动谁,感动自己呢?

  叶流西恨得牙痒痒:你跟高深怎么回事呢?丁柳说:哎呦我头……西姐,不想提那些闹心的人,我头会疼……妈的,这儿还有一个恃头行凶的。叶流西说:讨厌的话,就直接说出来,省得大家都耽误时间。有些人死心眼,光甩眼色给他看,看不懂的。要么索性另外找个男人,绝了他的念头。丁柳说:我也想呢,东哥瞧不上我啊。这小丫头,一开始打的还真是昌东的主意,叶流西话里有话:那你再接再厉啊。

丁柳哼一声:谁还没点自尊啊,天涯何处无芳草……再说了,西姐,你埋汰我呢,你把人给占了,还让我再接再厉。叶流西气笑了:我什么时候把人给占了?丁柳说:还不明显啊?说着,她捏着嗓子学昌东说话:流西……流西……”“在荒村的时候,东哥睡你边上,多自然啊,他怎么不去跟肥唐睡呢?还有啊,不吃不喝那两天,我们送饭,眼皮都不抬一下,你去一牵,他就出来了,多听话……人是有点闷骚,但是西姐,那些明骚的,到处聊骚,你也受不了啊……别嫌我说话奔放啊,我歌厅长大的。叶流西想笑:闷骚的是什么样的?”“就我东哥那样的啊,不轻易动感情,动了也藏,凡事都要稳妥了才出手,但是吧,真认定了你,你就等着爽吧,这种人,打他他都不出轨。叶流西说:那高深不也一样吗?丁柳瞪大眼睛:他?西姐,你看人不能这么随意吧,他跟我东哥那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好吗?不行,我得跟你说说……

  她语气有点激动了,叶流西赶紧打住:别,小心头,以后再说也行……”“就现在说,就事论事,我跟你说啊……我先缓缓气。丁柳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心平气和,然后睁眼。我干爹呢,对高深他爸有恩,他爸重病,我干爹包了住院费医药费,他心里感激,过来做我干爹保镖。挺好啊,小伙子知恩图报,有情有义——不过这话叶流西不敢说,怕她激动:现在一切以头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