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尺子批发交流站

什么都舍不得扔是一种病

好书清单2018-12-05 16:10:26

点 击 蓝 字 关 注

美文|好书|人生哲理

综合 | 中国新闻网、澎湃新闻、人民日报

















  差点忍不住要发火的李棠倒是找到了一个好借口,一脸惊慌的站起身来,拿起餐巾纸的同时扶住张小马,嘴里还不停说道:“都怪我不小心,快跟我去洗手间,我帮你弄干。”

  “不用了!就让他湿着吧!”张小马大手一挥,大义凌然。开玩笑,要去了洗手间,自己还能活?

  可李棠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又哪里能放弃,离开座位假意帮张小马去擦,其实一下扣住了“人质”,在张小马脸色忽然铁青之际,她笑着对老爷子说道:“你们先吃,我去帮他弄一下。”

  张小马疼的直冒冷汗,怕自己一张嘴就要骂娘,根本就毫无办法,就这么被李棠擒住关键部位,生生拽进了卫生间。

  “砰”的一声关上门,李棠松开手的同时,一把抓住张小马的头发,压低声音道:“你什么意思,故意找茬是吧?”

  “就是故意的,怎么着?”张小马又疼又气,说完这话,也伸出双手抓住了李棠的头发。

  “你给我松开!”

  “你先松!”

  “你松不松!”

  “不松!”

  李棠气的浑身发抖,哪知道张小马居然敢这么对自己,从前不是百依百顺的吗?难道开始所谓的新生活,就真的不在乎什么妻子了?

  这么想着,李棠哪还顾得上什么市长的身份,想起当年学过的防狼术,二话不说抬起膝盖,狠狠的一撞!

  宇宙爆炸了,大地裂开了,晴空响起闪电,鸡蛋摊成灌饼。

  张小马“嗷”一嗓子跪在了地上,捂着裤裆脸色发青,干张着嘴巴只能哼哼,除此之外一点声音也发布出来。

  反观李棠,也是一副蓬头散发摸样,却显然胜利者姿态,抬起脚搭在张小马的肩膀上,居高临下的冷笑一声,稍微一用力,张小马就虾米一样抱成团,滚在地上哼哼。

  “原来从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要在家宴上整我。”李棠说着这话,俯下身来,再一次抓住张小马的头发,晃了晃后冷笑道:“现在看看是谁让谁好看。”

  “你妹!”张小马一声怒吼,抓住李棠的手腕使劲一拉。

  只听李棠一声惊呼,立即滚到了张小马的怀里。

  他二话不说,翻身坐在李棠的肚子上,让李棠一愣,然后发疯一样挣扎。

  她可是堂堂市长,全市男人的梦中情人,今天跟这家伙打架就已经够丢人了,现在居然还被骑在身上,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更关键是她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跟男人之间有这样的亲密的动作,但却是和张小马,而且还是在卫生间!

  这让李棠几乎要发疯。

  而张小马还是第一次看到李棠这么失态,当然也是头一次有种掌控了李棠的感觉,毕竟他现在可坐在李棠的身上,而且还是骑着!

  所以此刻的他笑的得意,迅速的抓住那一双乱打的手,然后得寸进尺的低下头,要亲李棠的嘴。

  这让李棠吓坏了,赶紧把脸转过去,与此同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下半身挣脱出来,膝盖猛地一抬。

  宇宙再次爆炸了,大地再次裂开了,晴空再次响起闪电,鸡蛋再次摊成灌饼。

  张小马张着嘴发不出声音的倒下,却正好趴在李棠的身上,真的好软啊……

  “给我滚!!!”


###第十一章 老爷子的暴脾气

  另外一边,没有了张小马活跃气氛,也没有了李棠作为讨论的话题,老爷子的眼睛闭上就再也不愿意睁开。这么一来无论是李棠她小叔,还是李棠她小姑,都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

  眼看着气氛变冷,心思细腻的李棠他婶婶,这时候看了眼卫生间,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音量,小声嘀咕了一句:“这都十分钟了,两口子在里面干什么,不会是在里面吵嘴了吧?”

  “有可能!”李棠他小姑一听这话立即来了精神,信誓旦旦的说道:“刚看她们两个的样子我就觉得不对劲,就算刚刚结婚也没有这么恩爱的,搞不好其实早就有了矛盾。”

  “要不,我去看看?”李棠他婶婶小声请示。

  李棠他姑姑看了眼老爷子,见老爷子似乎真的已经睡着,于是点了点头:“那你看看去。”

  结果李棠她婶婶刚一起身,那边卫生间的门就打开了。

  李棠和张小马一前一后的走出来。

  李棠脸上的红油嘴唇印已经没了,头发和衣服也一丝不苟,脸上的表情也比刚才多了些笑容。倒是走在后面的张小马,走路的姿势有一些不太自然。

  “你们俩在里面干吗呢?”李棠她小姑瞥了眼张小马的裤裆。

  李棠坐下来没有说话,拿起筷子给她那个小侄子夹菜,张小马倒是笑呵呵的回答道:“没什么事,就是找了半天没找到吹风机,擦了半天又擦不干净。”

  李棠她小姑看了看李棠,又看了看张小马,忽然一副过来人的样子,笑呵呵道:“小两口闹矛盾很正常,跟自己家人面前没什么好藏着的,说出来让大家参谋参谋,也好出出主意啊。”

  “小姑哪里话,我们俩好着呢。”张小马这次只说话,没加动作。

  李棠也不看她,反而逗弄起了小朋友。

  李棠她姑姑一看李棠这样的反应,心里有些不满,其实她一直都不满李棠对她爱答不理的样子,所以阴阳怪气的自顾说道:“不会是因为李棠在外打拼,小马在家不怎么出去上班吧?”

  张小马听到这明显挑衅的话,仍然笑着回答说:“没有的事,小姑误会了。”

  可这在李棠她姑姑看来却是心虚,理所当然立即抓住机会,笑呵呵朝李棠正面开炮:“那就是你的不对了,又不是每个男人都得有自己的事业,小马虽说不能赚钱,却也照顾着家的嘛,这不是你们一开始就计划好的事情吗?”

  见李棠皱了皱眉头,张小马有点看不过去了,说了声:“小姑,我已经有工作了。”

  李棠她婶婶原本旁观,听到这话稍微一愣,然后立即追问道:“什么工作?那里的工作?”

  “在设计公司。”

  “设计公司?”李棠她小姑一脸可惜:“在那种地方能混出多大的前程?男人就应该出去创业,打拼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下,最次也应该在政府机关工作,混日子也能混的稳定些吧?”

  “那小姑您到底是想让我丈夫顾家,还是在外打拼?”李棠这时候放下筷子,擦了擦嘴。

  李棠她小姑这才发现自己前后矛盾,讪讪的笑了笑说:“我的意思,这家里总得有个在外打拼的,小马要是不出去那就好好顾家,要是出去了也得有个好地方,这道理没错吧?”

  “没有。”李棠放下餐巾纸,双手支在桌子上十指交叉:“但这是我们两口子的事。”

  小姑一愣,饭桌上再次陷入安静。

  一旁的张小马对李棠此刻的姿势再熟悉不过了,那是标准的公事公办架势。要是在市委,这姿势摆出来就是准备要发号施令,但如果放在了家里,这姿势就是战斗力被彻底爆发的前奏。

  回过神来的小姑看来对这个侄女也不太了解,被李棠这么一说只觉得很没面子,立即脸色一黑,拿出长辈的架势来,对李棠说道:“我是你小姑,你的事情我不能管吗?”

  “我们两口子好好的,您偏要说我们在闹矛盾,这是什么意思?”李棠直视着她小姑说道:“没有盼着晚辈之间闹矛盾的长辈,您要是不把自己当长辈,那也别怪我不把您当长辈。”

  “你!”这话一出,小姑气的瞪直了眼睛,差点就站了起来。

  她身边的老公看到这一幕,赶紧扶住李棠她小姑,一面对李棠安抚说:“没事没事,你小姑也是关心你们两个,既然没有那回事就算了,大家就都少说两句吧。”

  “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李棠这时候站起身,丢下这么一句话,径直走向了房间。

  而她刚一走进屋里,把门关上,小姑就开始不停的抱怨。

  张小马有些听不进去,放下筷子准备跟小姑理论,没想到这时候老爷子睁开了眼睛,慢悠悠的吸了口气,然后似睡非睡的对张小马说道:“李棠不舒服,小马你就去照顾照顾她吧。”

  这话说的众人莫名其妙,都以为老爷子说梦话呢。

  但张小马其实真的不打算在这坐下去了,所以顺势说了声:“好。”然后就进了房间。

  李棠她小姑见老爷子现在才醒过来,心里满是委屈的开始抱怨,张小马不把话说清楚,张小马肯定和李棠有矛盾什么的。只提张小马,绝不说李棠的不对,因为她知道老爷子最疼李棠。

  而听完了一通抱怨,老爷子并没有什么表态,只是指了指吃了没多少的一桌子菜,对在场的几个人说:“饭也吃的差不多了,时间也都已经这么晚了,明天都还要上班,各回各家吧,今天就到这。”

  “爸……”

  “滚出去!”老爷子忽然间一拍桌子,声音无比洪亮的吼了一嗓子。

  这一巴掌,再加这一声吼,吓得李棠他婶婶和小姑两人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而本来及有些害怕老爷子的李棠他姑父则是一怔。李棠他小叔虽然好一点,却也是慌忙制止哭闹的儿子。

  似乎那一声吼浪费了太多的力气,老爷子这次开口声音很轻说的也很缓慢,但语气之中却让人不敢说个不字:“这桩亲事是我定下的,以后谁再敢说三道四,永远别再踏进这个家门。”

  除了那五岁的小朋友被他老子捂住嘴巴呜呜的哭之外,在场被吓到了几个人都是连连点头,而知道老爷子暴脾气多年没犯,今天却忽然被点着的小叔和小姑,更是恨不得赶紧逃离这里。

  “都回家去吧,我也要休息了。”老爷子闭上了眼睛,小保姆也在这时候走了过来。

  “那,那爸你好好休息,我们过几天再来。”小姑脸色发白的留下这么一句话,哆哆嗦嗦的站起身,拿起包和他的富商老公往外退。小叔倒是很识趣,没留下什么话,和他老婆抱着儿子滚蛋就对了。

  直到这客厅转眼空无一人,老爷子才破口大骂:“一帮寄生虫,败家玩意,全他妈滚蛋!”

  这话穿过院子,传到了胡同里,李棠她小姑和她婶婶吓得腿一软,差点倒在地上。两个大男人也是惊魂未定,连拖带拽的把两个女人弄上车,然后连滚带爬的开着车,逃跑一样离开。


###第十二章 对女人要欲擒故纵

  李棠小时候的房间里,张小马坐在地板上,靠着那张大床一边抽烟,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直到听到几个亲戚逃之夭夭的动静,终于忍不住笑打趣:“老爷子原来这么生猛,从前真没看出来。”

  李棠正坐在床上,和她妹妹一样有盘腿的习惯,正翻看着电话里的未读短信,听到张小马的话头也不抬,冷冷的顶了张小马一句:“我也没看出来,你张小马居然有动手打女人的本事。”

  “谁让你先动手的。”

  “我跟你动手你就一定要跟我动手?”




























































































































































































































不要总是问男人,“你还爱不爱我?”

 

其实你是能感觉出来的不是吗,当他不爱你了,他的话变少了,人变忙了,心也变硬了。

 

01

爱你的时候,他和你有说不完的话

 

你总以为他是个话痨,因为他仿佛有无穷无尽的话要对你讲。看到好玩的段子,他迫不及待地马上讲给你听,在公司遇到了什么新鲜事,也第一个告诉你,哪怕是看到一朵奇形怪状的云,都会拍下来兴高采烈地给你看。

 

有时候你嫌他烦,嫌他太罗嗦不愿意回他信息,结果他又开始电话轰炸你,搞得你哭笑不得。

 

后来你们在一起了,他却变得越来越沉默了,跟你的聊天,也慢慢变成你一个人的独角戏。他不再没事跟你找话题聊了,现在找话题的人是你,他却低头玩着手机,偶尔回一句“嗯”给你,终于你也发现了,他不再爱你了。

 




学会断舍离,就是学会舍弃不必要的一切,真正的认识自己。


-01-


曾经的我,以为自己很会勤俭持家。


买衣服送的备用扣子、买高跟鞋的备用鞋跟、以及网购的各种软尺、镜子、橡皮圈、便利贴之类的赠品,我都想着也许哪天会用得上,于是收进了抽屉,一放就再也没拿出来过。


衣服穿到自己都不喜欢了,也没到能用上备用扣子的时候;高跟鞋穿一个夏天,原装跟也不会烂;软尺、镜子、橡皮圈之类的赠品更是来了一波又一波。


一个抽屉堆放着活动中奖得到的一年免费日报;一个抽屉放着各种不知名的充电器、电源线、数据线;冰箱里过期的烘焙食材,药箱里过期的居家药品;鞋柜里生孩子前的高跟鞋当妈后就没再穿过;衣柜里当妈前的S码衣服尽管一两年没穿,但似乎还等着我把身材从L码调整回去;孩子穿小的衣服尽管送了一些给别人,但如今还有一箱。


梳妆台上各种没用完却又喜新厌旧买回来的瓶瓶罐罐;自己的眼镜已经换成了400度,但275度的眼镜还在书房的柜子上;看过的杂志已经一大堆;连笔筒里的笔都有几支写不出墨水的;再翻到书柜最顶上的盒子,恋爱时期的所谓各种纪念品,有的竟然只是我去他那个城市的火车票甚至一起逛街的购物小票。



孩子涂鸦的习作,每一幅都觉得独一无二、异想天开,想好好收藏,留待他长大再看,于是资料夹买了一本又一本也不够装。


买了新的东西,旧的又没有及时处理,所以家里东西越来越多,心情也越来越压抑。


我曾经也一度认为是家里不够地方收纳,于是买了一个又一个收纳箱包,煞费苦心地花了大把时间精力分门别类地整理——我一直以为家里东西多又杂乱仅仅是因为没有整理好。


直到后来我后来知道了一种病叫“囤积症”,才瞬间觉得自己原来不是勤俭持家,而是——有病。


山下英子在《断舍离》一书里说:“不用的东西充满了咒语般束缚的能量。”


“这些在居住环境里放了好几个月,甚至放了好几年的东西,只不过因为不是生鲜食品所以才没有烂掉。但是如果从机能上来说,它们早已经腐烂了。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中,就几乎等于是住在一个垃圾暂放室。”


住在一个充满了咒语般束缚能量的垃圾暂放室,人怎么会感觉心情舒畅呢?


可是,为什么要把这些“垃圾”扔掉这么困难呢?


山下英子认为扔不掉东西的人,可以分为三种。


一是逃避现实型。没时间待在家里,也没办法收拾屋子。找各种各样的事让自己忙碌起来。反正家里乱七八糟也更加不想待在家里了。


二是执着过去型。过去的东西非收着留着当宝贝,留恋过去的幸福时光。


三是担忧未来型。囤的东西主要为将来不知何时会发生的事情着想。


才发现曾经的自己,既执着于回不去的过去,又焦虑于不可知的未来,总之就是成功地让自己没有全心全意地活在当下。


有病就得治。



-02-


先是从源头上控制买买买。这个对大多数女人来说还是有些困难的。特别是对衣服鞋包护肤品之类的东西。


现在我会克制一下,护肤品真的快用完了再买,换季不用的能擦手擦脚擦身体的尽量不浪费。


衣服鞋子买一件进来同时也要清理一件出去。


实在买了不合适又不能退的,转卖或送人都可以。


还有个办法就是,买之前放购物车冷静几天,如果过些天再看还很喜欢就买,我发现有些东西过些天再看已经看不对眼了。


除了控制好不随便买买买,也要对现有的物品进行扔扔扔


先是对那些绝对不会用到的、也没有多少利用价值的东西下手,通通打好包放到楼道垃圾箱任凭小区保洁阿姨处置。比如那些小赠品、备用扣之类的。


过期的报刊杂志、坏的家电,也都整理出来,叫回收人员上门收走。


不再适合的东西再喜欢也要放手。能送人的送人,能捐赠的捐赠。



有件我很喜欢的连衣裙,当时刚生完孩子,只能穿加大码。第一次穿去上班时有一个同事也非常喜欢,又不好意思买跟我一样的。


后来没多久我体重就轻了一个码,穿着有些宽大,于是委婉地表示想把裙子送给同事,希望她别嫌弃。没想到她特别喜欢,后来还经常穿着来上班。


其他S码的衣裙,想着即使身材恢复了,那些款式和花色也不再适合我的年龄。果断送给了弟弟的女朋友,她觉得看得上眼的,都让她挑走。


还有一些冬天的保暖衣物之类,打包寄给有需要的山区(有的城市有慈善收购点,只需整理好送过去即可)。其他的都打好包放楼道垃圾箱任凭小区保洁阿姨处置。


至于那些代表过去的物品,像相册、奖章这些可以是必须的纪念品之外,其他的大都可以扔掉。


要知道一些经年累月的东西是会散发出一些陈旧的霉味,一年一年下来,这样的东西积多了,家里的气场就跟博物馆一样了。



-03-


一通扔扔扔下来——注意,这里的“扔”是清理的意思,但绝不意味着必须浪费。我本人是坚决反对浪费的,我还是主张物尽其用。


有时家里吃剩的面包都会带孩子到小区去喂鱼——不光家里杂乱的东西少了很多,竟然自己心里也舒畅多了。


不要以为光现实中囤积这些用不上的东西的毛病得治,囤积症还会以其他方式出现。


微信收藏夹里存满了各种文章,当初只看了开头觉得好就收起来想等哪天有空再看结果再没看过。


手机上下载了各种好用的APP,结果除了占用内存后来都没怎么发挥过作用。


听说还有囤人脉的,三教九流的人都结交应酬,只怕将来有一天会对自己有帮助。


但实际上,真正需要帮助时,这些交情不深的人他未必会帮你,而且你也不想去找他。



这些,本可以都“扔”了的。但是收藏夹里的文章还是没删,手机APP也没卸载,那些交往不深的人还在微信里,不备注的话对方换个头像昵称都不知道对方是谁。


一般的囤积行为并不是什么严重的心理疾病,但多少都表现了这个人过于焦虑未来,或者迷恋过去,长此以往,对人的身心健康肯定会有影响的。


俗话说:有舍才有得什么都想得到的人,最终什么都得不到


清理掉一些家里用不上的东西,换回一个舒适整洁的居家环境,让每次回到家的感觉更美好。


清理掉一些无用的社交,让每段关系都脉络分明,再好好维护,让情感世界更坚定更有温度。


清理掉一些心头杂念,让自己轻装上阵地面对生活,每天保持身心愉悦,过好当下的每分每秒。


毕竟,过去回不去,将来还未来,只有当下,才是我们能把握住的。





*本文源于签约作家或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予以公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