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尺子批发交流站

【大案回顾(八)】 “冷面杀手”张彬的罪恶人生

焦作中院2018-12-05 13:54:13

点击上方焦作中院 可以订阅哦!

开栏的话

     1948年,焦作彻底解放后,当时的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在焦作设县。1952年9月15日,焦作矿区人民法院成立。1956年12月10日,焦作矿区人民法院改设为焦作市人民法院。1974年4月6日,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挂牌成立。六十多年来,人民法院认真履行审判职能,依法审结了大量的案件。其中不凡有最值得纪念的经典案件,它们或是有着极大的社会影响力、舆论关注度高,或是案情疑难复杂,或是涉及新情况、新法规……这些案件记录着法治进步的脚印,培育着法治的信仰,弘扬着法治的精神,也折射出法院人的不懈努力与崇高追求。

       为了贯彻落实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提出的“加强人民司法史教育”的指示精神,集中展示人民法院多年来积淀的经典案例,焦作中院官方微信特开辟“大案回顾”栏目,解开尘封的历史,回顾经典案例,以此传承法院文化与司法精神。

◆ ◆ ◆ ◆

 “冷面杀手”张彬的罪恶人生

◆ ◆ ◆ ◆

        这是一个在全国尚属罕见的特大系列犯罪团伙:一位名叫张彬的首犯阴险狠毒,号称“冷面杀手”。为贪图私欲,他纠集一帮乌合之众,公然以犯罪为营生,把邪恶的目光锁定在无辜的平民身上,先后流窜到山东济宁,河南郑州、焦作、安阳、洛阳、济源等地,疯狂进行杀人、抢劫、强奸、盗窃、非法买卖枪支等活动——

杀人潜逃,被公安部列为缉捕逃犯

     1970年4月,张彬出生在山东省济宁市一个普通的干部家庭。从小不思进取的他,小学刚毕业就不顾父母苦口婆心的规劝,执意走出校园,到社会上混日子。

      他的父母都很忙,逢然无暇顾及子女。张彬在离开家人视线的日子里,很快就与不良少年混在一起,成了一个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问题男孩。由于缺乏管教,放任自流,张彬在17岁那年因犯奸淫幼女罪、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1990年10月,刑满释放的张彬在一次与父母的争吵后索性离家出走,整日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

       之后,张彬伙同张爱明(已枪毙)在山东省济宁市的大街小巷,采取撬门入室,到各种批发部、综合商店、摩托车行及住户家中等,大肆盗窃摩托车,电饭锅,游标卡尺,电暖器,牛仔服、西服裤,被罩,电热毯,毛毯,枕头套,窗帘,酒及闹钟、罐头、小手提箱、电池、各种高档香烟等等各种财务。所盗钱财都被张彬等人分赃后挥霍。然而,这些对张彬来说都是小打小闹,梦想有一天作出一起“轰轰烈烈”的大事。

       1995年秋季的一天,一个叫赵项军的狐朋狗友给张彬介绍了一宗特殊的“生意”。

       原来,赵项军曾认识一位富婆,这位富婆现在正找人帮忙。因为,这个富婆的丈夫刘某是一个体老板,有钱后变得不安分起来,在外面有外遇,包养了一个名叫薛某的酒店女招待,过起有实无名的夫妻生活。

       最后,这事终于被富婆发现。富婆哪能容下这口气,遂暗地物色人选,准备找人狠狠教训这个“狐狸精”!

      富婆愿意出高价找人教训她丈夫的小姘,打一顿有打一顿的价钱,把她打残废有打残废的价钱,整死她有整死她的价钱,具体多少钱面谈后再定。

       张彬闻听此事,不由得心花怒放。他当即一口应允,并随即让项军给这个富婆联系,张彬就和富婆见面了。富婆提出,让张彬教训她丈夫的小姘,最好开车把她丈夫的小姘撞残废,如果遇见她丈夫在场,把她丈夫也打一顿,教训一顿。

        随后,这个富婆便领着张彬把她丈夫小姘的住址、平时好出入的路线都进行了指认,并且说她丈夫平时身上带有不少于三万元的现金,如果作案遇她丈夫,让我们把她丈夫身上的钱抢了。

       但是,经过几次交涉,这宗“生活”因价钱问题最终没有谈成。不过,张彬没有善罢干休,刘某的万贯家产让他起了贼心。

        到1996年1月20日,张彬纠集宋继民(已枪毙)、胡涛(已判刑)、赵振军(已判刑)一番密谋取后,每人身上带了一把杀猪刀,由张彬先从三楼卫生间窗户悄然潜入济宁市某小区刘某的“金屋藏娇”处。当薛某听到响声,从卧室出来后,张彬就用随身携带的杀猪刀架在这个女的脖子上,威胁她不要出声,不要动。

        尔后,张彬开门让宋纪民、胡涛二个人进屋,便用这家的床单把这个女的手、脚都捆起来,把她带到卧室,威胁她不要乱动、出声,否则就捅死她。接着三人分头在她家找值钱的东西,结果没有找到钱,找到了些黄金首饰,因没弄到钱,三人感到气急败坏。张彬等人挥舞着菜刀威逼薛某交出钱来。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薛某吓得早已不省人事,答应等刘某回来以后满足他们的要求。

       当日下午5时许,毫不知情的刘某回来了,但他刚一进屋,一把明晃晃的刀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让他不要动,不要出声。之后我们还把床单撕开,把他捆结实,我问他后面还跟有啥人没有,刘某说楼下他的司机开车下面等,于是,他们又把司机也骗到三楼家中,同样用床单把他也捆好。

      谁知,张彬、宋继民等人做梦也没有想到,筹划了那么久,眼看到嘴边的肉就是吃不下。刘某和司机二人身上只带了一千多块钱,想钱想疯了的张彬等人,气得扯掉阳台上的尼龙绳,极其残忍地把刘某、薛某以及刘某的司机郭某勒死在了卧室里。

       很快,当地警方就侦破了此案,宋继民、胡涛、赵振军等人被及时抓捕归案。但是,最重要的凶犯张彬却不见了踪影。

      据了解,自1992年至1996年,张彬伙同他人在山东省济宁市故意杀害3人;抢劫3起,抢劫财物价值23万余元;盗窃59起,盗窃财物总价值56万余元,被公安部列为督捕逃犯。

丧家之犬,一意孤行走上不归路

        惯与警方打交道的张彬,虽然犯下了惊天命案,但并没有逃离多远,而是隐姓埋名,潜到了郑州,企图逃避法律的制裁。

       没有多久,张彬就与郑州的一帮黑道朋友打得火热。

       1998年的一天,化名刘军的张彬在一个秘密的据点进行毒品交易时,被早已守候多时的民警逮了正着。之后,他逃过一劫,仅因贩卖毒品、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2002年7月7日,张彬刑满释放。无心再在郑州的张彬在一个狱友的帮助下,来到了焦作。

        来到焦作时间不长,张彬就和狱中结识的魏现军、许涛等人打得火热。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张彬等人又干起了罪恶的勾当。

       2002年8月19日凌晨1时许,张彬、魏现军、许涛经事先踩点后,窜至焦作市恩村二街逯某家中,三人翻墙入院,将厨房窗户玻璃卸下,打开厨房门进入室内,将逯某放在卧室内的一串桑塔纳车钥匙和一部价值1 397元的飞利浦9a9型手机盗走,后三人用桑塔纳车钥匙将逯某停放在门前的一辆价值150800元的黑色桑塔纳2000型轿车及车内现金300元盗走,总价值152497元。当晚,三人将车开至沁阳市汽车站,由娄武朝(另案处理)介绍以14 000元价格卖给尚会宾(另案处理)。

        据张彬供述:我从劳改场出来,就一直想买把枪,作案时就方便多了。于是,张彬便通过他人以6 500元的价钱买了一把左轮小口径手枪,还有几发小口径子弹。后来又买来两响炮小口径手枪。张彬等人在多次抢劫中均使用该枪。经鉴定,该枪具有杀伤力。

       2002年10年的一天,根据事先的摸底踩点,张彬伙同魏现军、马现军坐上开往孟州市的公共汽车。这一次,他们的目标十分明确:要在孟州个体户刘某家发笔横财。

      次日2时,张彬、魏现军、马红军进入齐家,用枪威逼着齐某夫妇,劫走了24万余元现金。

奇怪的是,余家被盗后,既没有向公安机关报案,也没有四处声张。得知这个情况后,张彬一阵窃喜。同年12月30日,张彬伙同魏现军、许涛携带凶器再次到余家进行盗窃。

       就在他们准备下手时,突然爬上房顶的张彬借着昏黄的路灯看见胡同口有个青年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张彬心虚,慌忙跳下房顶,向其他两位同伙摇了摇头,示意赶快离开。

        对破了自己财运的这名男青年,张彬恼恨透了。他把这名男青年拉到暗处,咬牙切齿地把胳膊卡在这名男青年的脖子上,用尽全身力气,硬是卡死了这名无辜的青年……。

仇视社会,背后向人“砸闷锤”

      隐姓埋名的逃亡生活,使张彬在犯罪的道路上,心变得越来越黑,越来越失去人性。

       2002年8月的一天,张彬和魏现军到安阳找他们的一位狱友。当汽车途经安阳市汤阴县县城边的一村庄时,张彬和魏现军觉得手头有点紧张,认为此处人烟稀少,便于作案,于是便下了车,钻进路边的玉米地里。两人就决定在一条土路上实施抢劫。

       这时,从玉米地对面过来一位骑自行车卖酱油的30多岁的男子,张彬当时毫不犹豫地对魏现军说:“就是他了!”于是张彬、魏现军把该男子劫持到偏僻处,该男子还没来得及时白是怎么一回事,就被张彬持铁锤从背后一阵猛砸,当场气绝身亡,成了黄泉路上一冤魂。

       张彬翻遍了死者的全身,仅搜出了100多元钱。他小声地骂了一句“穷鬼”,然后像没事人一样和魏现军说笑打闹着离开了。

       2003年5月15日晚8时许,焦作市女青年李某在蓝波湾量贩超市购物后,突然想起要到该超市不远的物贸招待所找个朋友,于是她来到了该招待所。不巧电梯没电,李女士就从楼梯往上走,可还未上到二楼,她突然感到身后一阵恶风袭来,没等其反映过来,就被一个硬物狠狠地击在后脑勺上。李女士当即昏倒在地,随身携带的挎包被人乘机抢走。

       张彬每日都在“忙”。洛阳、安阳、濮阳、济源都出现过张彬的身影。他和同伙们把据点设在焦作,采取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方式,四处制造恐慌,千方百计转移警方的视线。

      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张彬一伙极其恶劣的犯罪行径引起了焦作警方的高度警觉,在人民群众的积极配合下,警方撒下天罗地网,全力围剿这伙危害治安的害群之马。

       2003年5月19日,警方接报,搜出了400多元现金有一受害女姓在市新园路金山小区遭劫,被抢手机一部,现金360元。市公安局抓住战机,迅速出击,全市布控。根据有关线索,首先将准备出售被劫手机的谢爱国抓获。接着,魏现军、王辉、张彬、许涛、乔中武、孙胜利、许红亮、邓学桓、许宝生等人相继落网。

      自2002年8月以来,张彬等人在焦作市城区大肆交叉结伙作案,他们以单身妇女为主要侵害目标,采取尾随跟踪,手持铁锤、菜刀、自制手枪等凶器,以打闷锤的方式进行抢劫,共实施了13起恶性抢劫,造成6名受害人重伤,抢走手机、金银首饰、现金等财物总价值5万余元。刘军一伙还实施入室抢劫20起、入室盗窃23起,强奸1人,盗窃机动车多辆,犯下了罄竹难书的罪行。

       罪恶多端的张彬,自以为聪明绝顶,当公安人员出现在他面前时,外表强悍粗野的张彬全身瘫软了下来:“完了,一切全完了!”审讯张彬的工作非常艰难,据记录的民警说,“单单是张彬的笔录材料就足足有100多页”。然而就在审讯的第7天破晓时分,张彬突然长叹了一口气,说:“平心而论,我今天遇到了对手,我罪孽深重,没有被抓之前, 总是活得非常压抑和难受。我彻底交代完之后,自己反而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被告人张彬、魏现军等10人特大系列故意杀人、抢劫、强奸、盗窃、非法买卖枪支案经焦作市检察院公诉处审查终结提起公诉后,依法向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据检察机关审理查明,张彬等10名被告人仅杀害无辜平民就有5人,有据可查的犯罪记录就达102次,抢劫盗窃财物价值100余万元。尤其令人悚然的是,他们在实施犯罪的过程中,多以从背后对被害人进行突然袭击,被恐慌的群众诅咒为“背后的魔鬼”!

       2004年4月14日、15日在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能容纳近千人的审判大厅内座无虚席,焦作大学的百余名法律系学生和闻讯赶来的群众参加了旁听。法庭上,检察官出示了大量的证据,证实了这伙胆大妄为之徒的犯罪事实。

       2004年6月14日,作案百余起、杀死五人、被公安部督捕的逃犯张彬等10人被焦作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盗窃罪、非法买卖枪支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张彬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魏现军、许涛、谢爱国、马学恒也分别被判处死刑,其他 被告人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至二十年。

        得知张彬等被判处死刑后,群众拍手称快。然而,面对受害者,面对受害者亲人的伤悲,一个“杀”字岂能抚平他们内心的痛和悲?透过这一系列案件,留给人们很多深思,不再让这样的悲剧上演,才是对亡灵的最好告慰,对百姓最大的安抚。

本文首发于《焦作工人》2006年3月30日

编辑:朱建峰   程萌   郑军  吕晓燕  孔令晨

审核:刘建章

焦作中院

(517)

微信号:hnjzzjfy

走进焦作中院

感受法治力量